返回目录

《 帝国吃相 》

第1476章 无勋爵不诸侯

    “唉~”

    扶苏脸色略有些郁闷的叹口气转身回宫。

    他心里憋了许多话想和陈旭说,但总感觉不知到底该如何开口。

    自从上次在清河别院陈旭说了胡亥和赵亥的事之后,扶苏最近一直有些神魂不宁,而且随着子婴越长越大,性格也变得有些不同,对陈旭似乎有了一些生疏和隔阂。

    原因扶苏自然知道,就是因为虞姬。

    因为此事扶苏已经数次责骂甚至揍过子婴,但青春叛逆期的少年并非打骂就能改变想法。

    虽然陈旭保证将来会辅佐子婴,但若是子婴继续这样继续疏远陈旭,只怕未来能不能得到陈旭的支持还是个未知数,陈旭眼下的朝堂地位和在整个大秦的名望,除开始皇帝之外,已经没有任何人能够撼动。

    若是子婴因为一个女人而失去陈旭的支持,扶苏无论如何是无法接受的。

    但该如何与陈旭解释子婴的事,扶苏又觉得难以启齿,因为关于虞姬的事扶苏也大致了解一些,两人的关系也并非像陈旭坦诚的那样单纯,而是另有隐秘,虞姬的义父虞无涯当初许诺要将虞姬嫁给陈旭做妾,学生想要娶老师的女人,哪怕低贱的侍妾,那也是违背人伦的。

    扶苏满腹焦虑的回到寝宫,看到子婴还坐在书桌前面写字,略微欣慰的同时忍不住悄悄走过去看了一下,看到子婴并非是在看书写字,而是正在画一幅画,只看得一眼,扶苏顿时火冒三丈一巴掌呼在子婴后脑勺上。

    正专心致志画画的大秦帝国的皇长孙一头就杵在画像之上,墨水瞬间将一个清秀美丽的少女画像涂成了一团。

    子婴惊呼抬头,满脸都是东一块西一块乌漆嘛黑的墨汁,不过当看到是自己老爹的时候,惊恐的脸孔都扭曲了。

    “逆子,莫非要气死老夫!”

    扶苏一把抓起画像揉成一团狠狠砸在子婴脸上。

    “父亲!”子婴瞬间吓的哆嗦,也来不急擦脸上的墨汁赶紧站起来垂手而立,看着滚落在地上的画像,眼圈一红眼泪差点儿滴落下来。

    “逆子,逆子,老夫说过多少遍了,不许再去想虞姬,如若下次让老夫看见,腿打折!”扶苏愤怒的咆哮。

    “父亲,为何我不能娶虞姬,天下女子虽多,但孩儿只喜欢她一个,此生非她不娶……”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子婴的脸上多出来一个红黑交替的手掌印。

    “不许便是不许,太师府上的任何女人你都不能打主意,哪怕是一个奴仆都不行,虞姬之事连你皇爷爷都不能做主,更何况还有诸多皇族公卿抵制,你这般坚持,不光最后得不到虞姬,还会让太师难堪,最终甚至得罪皇族叔伯和诸多公卿,你可清楚此中的利害关系,还有,虞姬本来也不想嫁你,莫非你不清楚她的心思?”扶苏气的七窍生烟,一巴掌下去感觉根本就没解气。

    “她……她肯定喜欢我,小时候喂我吃饭,教我游泳,带我骑大熊猫,若是她不喜欢我为何对孩儿这么好……”子婴倔强的看着老爹。

    “瓜怂,那时你们才多大,现在虞姬都到了要嫁人的年龄,若是她喜欢你,为何对你避而不见,莫非你是猪脑子想不清楚咩!”扶苏怒极而笑。

    “我不管,太师将她送走就是故意的,就是不想让虞姬嫁给我,除非……除非虞姬亲口告诉我她不喜欢我,不然等我登基当了皇帝,一定下谕令娶她,太师也不能阻拦我!”子婴握着拳头大声嚷嚷。

    “当皇帝,老夫让你当皇帝……”

    扶苏一下子便暴走了,随手抄起一根木尺劈头盖脸的对着儿子一通乱揍,顿时吼声哭声噼里啪啦乱作一团,房间外面的宫女内侍也全都吓的脸色惨白,四面八方的来回奔跑寻找人来劝解。

    几分钟之后,一个身穿长裙的年轻妇人匆匆而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十二三岁少女。

    “爹爹,求求您别打兄长了!”少女几步冲进来便拦在子婴面前,伸开手臂护着子婴满脸乞求的看着扶苏。

    “你让开,今日老夫非得揍死这个逆子不可!”扶苏犹自气头未消,举着木尺指着满脸黑一块白一块的子婴大吼。

    “孩儿如何又惹夫君生气了,您刚刚回宫,还是先去洗漱换衣,喝茶消消气罢,千万莫要气坏了身体!”妇人也疾步走上来从扶苏手中把木尺取下来柔声劝说。

    “哼!”扶苏冷哼一声用手指戳着子婴的鼻子,“你问问这个逆子,方才说了何种大逆不道的话,若是落入父皇耳中,只怕连累你我都要跟着受罪,为了一个女子,竟然如此不顾礼义廉耻,如此心性将来能做人君乎,从今日起禁足一个月不许出宫,否则老夫将你送去辽国交给你三叔,天天跟着那些胡人放牧采药……”

    扶苏冷哼一声气冲冲拂袖而去,妇人这才松了一口气,也来不及讯问子婴为何挨揍,赶紧吩咐宫女领着儿子去洗脸洗手,而少女则好奇的将地上一团纸捡起来打开,看着上面沾满墨汁但还大致看得出来的一个美丽少女图像,顿时忍不住吐吐小舌头递给少妇观看。

    “娘,兄长又在画虞姬姐姐!”

    “唉~”少妇一看便满脸惆怅,脸色也变的忧郁起来。

    “娘,清河侯为何不让兄长见虞姬姐姐?”少女好奇的询问。

    “此事你不懂,也莫要问!”少妇人摇摇头,将画像叠好之后收入袖口藏好,等到子婴洗漱换好衣服之后,这才安慰几句吩咐宫女好生照顾,然后带着女儿离开。

    子婴今年就已经十五岁了,虽然大秦遵商周礼节男子二十冠礼,但十五岁已经可以娶亲生子。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看来要尽快帮儿子相一门亲事,等娶亲生子之后,这份莫名其妙的思念或许便会慢慢消失吧。

    于是妇人回去找扶苏商量给子婴联姻娶亲之事去了。

    而子婴作为皇长孙,婚事必须还要征求皇帝的许可,而且联姻对象肯定也是某个王侯公卿府上嫡亲女儿,还得礼部妥善安排,因此也不是平民家嫁娶那么简单。

    ……

    “新闻新闻,特大新闻,范氏等四位家主封二等乡侯,新勋爵法案推行……”

    “新闻新闻,特大新闻……”

    寒冬的清晨,天色才刚蒙蒙亮,就在城门打开不久,遍布咸阳的报刊书亭就已经开始售卖最新一期的报纸,而背着挎包身穿统一制服的报童,也已经开始游街串巷的呼喊,而经过之处很快便会被形形色色的路人围住,掏出一枚枚银色的八卦通宝买下一份,然后吃着早餐或者挤着公交车一边行路一边观看。

    新勋爵法案和勋章法案推行的事昨天早朝之后便已经知晓,四位商贾封侯之事昨晚随着皇宫夜宴结束,也已经传遍大街小巷人人皆知,但更加详细的官方消息,必须还要看报纸才能了解,不然民间的各种传说五花八门。

    “侯爷,您这真的是大手笔啊!”

    早朝之后,报馆秘书陈平来到中书省,看见陈旭之后满脸兴奋的感慨。

    “怎么,你也想弄一个侯爷当当?”陈旭一边喝茶一边翻看着报纸笑着说。

    “想啊,怎么不想,不过没钱!”陈平立刻有些发蔫儿的摇头。

    “钱只是其一罢了,勋爵法案的目的也不是卖官鬻爵,而是刺激商贾的爱国之心,俗话说无利不起早,商人不受人待见是有道理的,本侯这样做的只是为了大秦更加长远的未来布局而已,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不想当诸侯的商人不是好水手!”

    “侯爷您都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平怎么了听不懂?”陈平虽然知道陈旭一贯说话天马行空,但这句话是真的莫名其妙。

    “这个很难懂么,眼下西方的情形越来越清晰,我大秦挥师征讨西方诸国也已经迫在眉睫,我已经在朝堂之上讲过很多遍了,大秦攻略西方诸国,道路只有一条,就在大海之上,而大海广阔无垠海岛无数,加上四大部洲还有大片从未有人类踏足的蛮荒之地,这些将来都是我大秦开疆拓土的地方,接下来几年,将会有大量的商人和探险者打造大船组织船队去南洋,去更远的东海,去大地的东南西北各个方向探索,而这些人一旦在海外发现了大量的财富,就会谋求更大的权势和地位,而在这些开拓的人群之中,商人是其中最大的一股力量……”

    “新勋爵法案还有一道未曾公布的补充法案,未来会和海外拓展法和殖民法案一起构成最重要的法律体系,将所有海外扩展和征服活动纳入一个完整的法律框架之内,让一切都尽量做到有法可依,这样才能保证大秦作为宗主国最大的掌控力量和维护整个天下的和平,无勋爵不诸侯,你听懂没有?”

    “无勋爵不诸侯……”

    陈平愣了片刻瞬间眼神冒光,激动捶着桌子跳起来惊呼,“懂了懂了,平懂了,原来侯爷竟然如此深谋远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