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重生南非当警察 》

378 硬撑

    另一个时空的南非也是三权分立,而且他这个三权分立比美国的三权分立更彻底,连首都都有三个,行政首都也就是中央政府所在地是在比勒陀利亚,立法首都也就是议会所在地是开普敦,最高法院也就是司法首都则是布隆方丹。

    其实三个首都是开普、德兰士瓦、奥兰治三地权利博弈间相互妥协的结果,先不说折腾出来三个首都会不会提供行政效率,行政成本肯定会大大增加,放在交通便利的二十一世纪都会带来很多麻烦,现在就不用说了。

    罗克肯定不会任由这种事发生,考虑到首都的安全,所以比勒陀利亚是首都的第一选择,也是唯一选择。

    阿德对比勒陀利亚也很有感情,这个城市可以说是阿德一手重建的,罗克也曾经深度参与,无论是城市基础设施,还是交通便利程度,甚至是市容市貌,在整个南部非洲都首屈一指,已经略显陈旧的开普敦,和重建尚未结束的布隆方丹根本无力和比勒陀利亚竞争。

    二月底,罗克陪同阿德返回比勒陀利亚,塞尔伯恩伯爵和菲利普亲自到火车站迎接,并且随后在正义宫设宴欢迎阿德。

    正义宫现在名义上还是总督的官邸,不过塞尔伯恩伯爵很少留在正义宫,甚至都很少留在比勒陀利亚,而是经常奔走于德兰士瓦和开普敦之间,为了能让南部非洲自治,塞尔伯恩伯爵也是操碎了心。

    阿德现在已经不是总督,所以没资格住在正义宫。

    好在罗克在比勒陀利亚办法多得很,亨利不是建了个和阿德以前在开普敦居住的庄园一样一样的复制品嘛,现在正好用来接待阿德,相信阿德会很有归属感。

    亨利就很不满意,哼哼着表示自己的不满:“我辛辛苦苦建的庄园,自己还没有住够,倒是被你拿去当人情——”

    “一个庄园,换你一个国防部长。”罗克直接用大帽子砸人,就算亨利对权力再不热衷,这时候也不可能不心动。

    “防长——你的意思是——”亨利愿意动脑子的话也是聪明的很,马上就理解罗克的意思。

    罗克点头,既然有底气给出这样的承诺,那么当然也就代表着阿德已经决定返回南部非洲。

    亨利顿时乐得能看到后槽牙,连连点头的样子千肯万肯,一个庄园换一个国防部长,这生意太划算了,不过亨利也没忘记自己的定位,马上就关心罗克的选择:“那么次长是谁?你吗?最好是你,要不然我宁愿还当我的警察局长。”

    亨利最大的优点是,知道自己会什么不会什么,对于自己不了解的领域,亨利绝对不插手,不向罗克一样东一榔头西一棒子,今天还在警察局,明天就去军队,这样反倒会让罗克身边的人无所适从。

    不过罗克也是没办法,现在的南部非洲,在罗克看来处处都是漏洞,经济经济不行,教育教育不行,金融金融不行,英裔,布尔裔,华裔,非裔,甚至还有印度裔等等遍地都是矛盾,如果可以的话罗克也不愿意自找麻烦,但是如果罗克放任不管,就让南部非洲自由发展,那么恐怕南部非洲到最后还是会重演另一个时空的悲剧。

    另一个时空,南部非洲几乎没有华人,罗克根本不关心白人的命运。

    这个时空不行,现在南部非洲的华人加起来已经超过五十万,已经超过英裔人口,成为仅次于非裔、布尔裔的南部非洲第三大社会群体,所以罗克就不得不到处补锅。

    说起来,清国的那位李中堂也是外号“补锅匠”。

    不过罗克面对的局面,肯定比清国的那位补锅匠好得多,清国的补锅匠是两头受气,上下不讨好,罗克这边则是大刀阔斧,高歌猛进,敢于和罗克作对的人,现在坟头的草差不多都有三尺高了。

    “可能是,也可能不是,国防部和司法部,这是两个我们必须争取的部门,司法部应该没有问题,毕竟咱们俩一直都是警察,国防部或许会有变数,不过变数也不大,如果你实在是不想那么累,那就让霍普金斯将军出面。”罗克还准备有后手,如果国防部和司法部只能保一个,那罗克还是倾向于司法部。

    现在南部非洲战斗力最强大的部队就是新编第一骑兵师和罗德西亚北部师,这两支部队都是罗克组建的,从上到下都是罗克的人,除了罗可,谁都指挥不动,所以就算其他人担任国防部长,说白了也要看罗克的脸色过日子。

    司法不一样,除了警察系统之外,司法还包括法庭和法官,罗克和亨利的影响力现在其实已经超越了警察系统,对于法庭和法官也有很大影响力,要不然罗克和亨利也不可能将德兰士瓦的治安维持的这么好。

    很简单的流程,警察负责抓人,法官负责审判,这两者本身就是相辅相成的,如果警察这边抓,法官转眼就放,那么工作就没法做。

    “他的身体不太好,最近这段时间蕾西一直都在约翰内斯堡——”亨利的表情有点黯然。

    这是罗克没想到的,仔细想想其实也可以理解,新编第一骑兵师和罗德西亚北部师成立后,以前的殖民地军队就不合时宜,特别是罗德西亚北部师在纳塔尔大放异彩后,霍普金斯率领的殖民地军队地位一降再降,军费在不断减少,成员也在缩编,布尔战争刚刚结束的时候,霍普金斯手下还有近万人,现在就只剩下三千多,也难怪霍普金斯身体不好,换成是罗克,恐怕也会着急上火。

    现在南部非洲医疗最发达的毫无疑问是紫葳医院,虽然霍普金斯目前的处境和罗克有很大关系,但是因为罗克和亨利的关系,霍普金斯也只能和罗克维持表面的友谊,不可能和罗克彻底撕破脸,所以有病还是要治,不能因为和罗克之间的这点龃龉,就连自己的身体都不顾。

    “我回头给贝拉米院长发电报,无论如何一定要保证霍普金斯将军的健康。”罗克尽人事,其实以罗克和亨利的这种关系,就算是罗克不打电话,紫葳医院也会不遗余力。

    不过这种情况或许更好。

    看看现在的开普,名义上开普总理是斯塔尔·詹姆逊博士,实际上因为博士的身体不好,大部分时间都要住院治疗,真正主持工作的就成了开普议会议长布兰特·威尔莫特。

    布兰特·威尔莫特也是进步党成员,不过和斯塔尔·詹姆逊博士不一样,布兰特·威尔莫特作为土生土长的开普敦人,代表的是进步党内传统守旧势力,斯塔尔·詹姆逊博士以前是在罗德西亚工作,在开普敦缺乏足够的影响力,来到开普敦之后,斯塔尔·詹姆逊博士曾经试图对进步党进行改革,但是遭到以布兰特·威尔莫特为首的保守派的强烈反对。

    所以斯塔尔·詹姆逊博士的工作一直都很不顺利,他的政令甚至很难通过议会表决,可以说斯塔尔·詹姆逊博士在开普最大的麻烦,不是来自虎视眈眈的在野党,而是来自进步党内的保守势力。

    也正是因为这种频繁的内耗,导致进步党对于开普的控制力越来越弱,大概到南部非洲自治,进步党就将不复存在。

    现在罗克和欧文创建的自由党已经在开普设立分部,招收党员,为以后的工作做准备。

    开普敦人对进步党也确实是彻底失望,很短的时间内,自由党在开普境内的党员就超过万人。

    在德兰士瓦,自由党和农场主们的关系很好,在开普敦,自由党同样是通过开普农业协会打开局面,现在开普境内的很多农场主都选择加入自由党,希望自由党能像在德兰士瓦一样,尽量维护他们的利益。

    估计到下一次大选时,自由党就可以角逐议会席位,但是想要成为开普的执政党,估计还需要一段时间。

    “你还是别关心霍普金斯了,如果可以的话,多让菲丽丝去看看蕾西,蕾西现在的身孕已经有将近六个月,整天还要待在医院那种地方——”亨利担心得很,更担心的还是蕾西肚里的孩子。

    约翰内斯堡不仅有紫葳医院,还有整个南部非洲唯一的一家专门为孕妇和婴幼儿提供医疗服务的专业医院,所以亨利才会让蕾西去约翰内斯堡,要不然亨利也不放心。

    “放心吧,没关系的,紫葳医院可能是全世界最重视卫生环境的医院,菲丽丝回到约翰内斯堡都是在紫葳医院做检查。”罗克不担心这个问题,如果连紫葳医院都做不到的事,那么全世界其他医院更不可能做到。

    教育和医疗,一直都是罗克最重视的问题,德兰士瓦和尼亚萨兰现在教育发展还不错,医疗行业就有点落后。

    不过这个问题也不用担心,现在医学院正在批量培养医生,再过个三五年,这个问题就会得到缓解。

    现在还是只能硬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