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重生南非当警察 》

385 冷宫

    整个南部非洲,包括已经殖民数百年的开普在内,华人经营的农场,和白人经营的农场,基本上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情况。

    白人经营的农场,即便是在开普敦市郊,不管面积有多大,放眼看过去,除了零星的葡萄园之外,更多的是草原和树林,呈现的是彻底的原生态,并没有多少人类文明开发的痕迹。

    华人经营的农场,即便是刚刚接手不久的农场,呈现的也是一片勃勃生机,只要是天气晴朗,华人的农场里随时随地都有人在田间劳动,要么是开荒,要么是成片的改造树林,华人就像是不知疲倦一样终日劳作,最终会把农场里的每一寸土地都充分利用起来。

    在华人的概念中,任由土地荒芜是会被人嘲笑的,即便是拥有数千英亩的农场,也没有任何一份土地是多余的,就算是田间地头,房前屋后那点土地都要充分利用起来。

    少数个别的农场,还无法起到足够的示范效应,无数个农场组合在一起,也就是三、五年功夫,约翰内斯堡周围已经是阡陌交错鸡犬相闻,这样的情景别说是在南部非洲,就算是在被誉为世界中心的欧洲也不多见。

    或许对于其他白人来说,偶尔还会对这种情况感到触目惊心,长此以往,随着南部非洲华人的经济实力越来越强,华人的社会地位也会越来越高,最终或许会影响到白人的统治。

    对于菲利普来说就不存在这个问题,罗克是菲利普的家人,看在菲丽丝和小盖文的面子上,菲利普也不会对华人加以限制。

    华人也确实是给南部非洲带来了很多改变,就在菲利普无暇关注的贝专纳保护地,一座崭新的城市正拔地而起。

    这座城市位于贝专纳保护地和德兰士瓦交界处,大概就在未来的哈博罗内附近。

    哈博罗内现在还是一片荒地,未来为了纪念特洛克瓦部族酋长、同南非殖民主义者英勇斗争的民族英雄哈博罗内,博茨瓦纳在1964年动工兴建了这座城市。

    现在这座城市的名字肯定不会再叫哈博罗内了,作为兴建这座城市的主要投资人,小斯为了纪念他的父亲塞西尔·罗德斯,就把这座城市以他的父亲的名字命名,所以城市的名字就叫罗德。

    在修建城市这方面,克里斯蒂安现在有丰富的经验,罗克和小斯对于罗德的要求不高,主要功能是作为开发贝专纳保护地的桥头堡,进入贝专纳保护地的人员和物资,都会在罗德集结,然后在分批前往贝专纳保护地境内各地。

    所以克里斯蒂安首先修建的就是货场、旅馆、以及军营。

    为了修建罗德,克里斯蒂安调动了近五千工人,所有需要的物资都是从德兰士瓦以及尼亚萨兰两地采购,城市主体按建筑完成后,未来还会修建从约翰内斯堡到罗德之间的铁路和公路,预计所有工程要在两年之后才能完成。

    这些事罗克没必要向菲利普汇报,菲利普现在主要的精力也在未来的南部非洲联邦,阿德已经预定了南部非洲联邦首相位置,下面还有大把的位置空缺,菲利普现在的野心越来越大,不甘心局限于德兰士瓦,也希望在未来的南部非洲联邦掌握更大的话语权。

    当然了,这并不意味着菲利普就要辞去在德兰士瓦的职务,在南部非洲联邦政府任职,并不会影响菲利普继续担任德兰士瓦总理,菲利普现在悉心培养欧文,希望未来欧文能接替菲利普,成为下一任德兰士瓦总理,在那之前,菲利普肯定会牢牢控制这个位置,绝对不允许他人染指。

    欧文担任未来的德兰士瓦总理,罗克当然也是乐见其成,所以罗克这段时间也是忙得很,在这件事情上,罗克要和菲利普保持高度一致。

    不知不觉,罗克在南部非洲的影响力也是越来越大,南部非洲的四个殖民地中,除了布尔人控制的奥兰治,剩余的三个都和罗克或多或少有点关系,德兰士瓦就不用说了,通过小斯,罗克也可以对斯塔尔·詹姆逊博士施加影响,在纳塔尔平叛过程中,罗克和艾赛亚·奎勒保持了不错的友谊,纳塔尔叛乱结束后,罗儿科和艾赛亚·奎勒依然有联系。

    代表开普和纳塔尔来到比勒陀利亚参加会议的恰好就是斯塔尔·詹姆逊博士和艾赛亚·奎勒,所以罗克选在五月份的第一个星期天,在小斯的豪宅内举行宴会,招待斯塔尔·詹姆逊博士和艾赛亚·奎勒。

    虽然现在罗克大多数时间都在尼亚萨兰和约翰内斯堡,但是罗克也是第一批来到德兰士瓦的官员,和比勒陀利亚各部门的官员们都是熟得很,再加上亨利的相助,所以宴会的规模就有点大。

    晚上六点,宾客络绎不绝的开始抵达罗德斯家族位于比勒陀利亚市郊的光辉庄园。

    负责为宴会提供安保工作的是保护伞公司,为了不引起客人们的反感,保护伞公司使用了清一色的白人保安,那些战斗力更强的廓尔喀雇佣兵则是负责外围安全。

    罗克是宴会主人,小斯和亨利算是半个地主,所以他们仨一起出现在晚宴现场,宴会的气氛马上就热烈起来。

    实在是谁都能看得出,罗克、小斯和亨利这三人的潜力。

    罗克和亨利不用说,一个是尼亚萨兰男爵,一个是法瓦尔特男爵,两人又都是马蒂尔达家族的成员,在目前的南部非洲,马蒂尔达家族毫无疑问是顶级豪门,就算是塞尔伯恩伯爵和海尔伍德子爵,再考虑南部非洲问题时,也要首先考虑菲利普的意见。

    塞尔伯恩伯爵这段时间在伦敦,不可能来参加宴会,但是阿德和菲利普都出现在宴会现场,这就无限拔高了宴会的水准。

    “艾赛亚,好久不见”罗克和艾赛亚·奎勒热情拥抱,自从纳塔尔叛乱之后,罗克和艾赛亚·奎勒已经接近四年没见面。

    四年的时间没有冲淡两人之间的感情,艾赛亚·奎勒现在想起来四年前发生的那一幕,依然心有余悸。

    当时要不是罗克及时率领罗德西亚北部师赶到彼得马里茨堡,没准彼得马里茨堡已经被叛军攻克,作为纳塔尔的行政负责人,艾赛亚·奎勒即便没在叛乱中身亡,之后也要为叛乱负责。

    现在艾赛亚·奎勒已经是纳塔尔的总理,每每想到四年前的那一幕,艾赛亚·奎勒都对罗克充满感激。

    这时候所有的感激,就都体现在一个热情的拥抱上。

    “确实是好久不见,洛克,我现在是应该叫你郭尔喀勋爵,还是应该叫你尼亚萨兰勋爵”艾赛亚·奎勒哈哈大笑,明显一直都关注着罗克的消息。

    这个“郭尔喀勋爵”是尼泊尔国王授予罗克的爵位,其实应该是廓尔喀子爵,但是在英国,公爵以下都是勋爵,并不会直接称呼子爵,或者是男爵。

    “叫我洛克就好,这里是南部非洲,并不是尼泊尔”罗克才不在意艾赛亚·奎勒使用什么称呼,罗克在意的是艾赛亚·奎勒的态度。

    纳塔尔虽然在南部非洲没有多少存在感,但是纳塔尔好歹也是南部非洲四个殖民地中的一员,在南部非洲的地位比贝专纳保护地、巴苏陀兰和斯威士兰又高出许多。

    所以艾赛亚·奎勒的态度还是很重要的,如果艾赛亚·奎勒全力支持德兰士瓦和菲利普,那么就可以保证在未来的南部非洲联邦,德兰士瓦和菲利普就可以拿到最大的话语权。

    所以罗克就毫不避讳的请艾赛亚·奎勒去宴会厅旁边的小客厅。

    “当然,洛克,我当然会支持德兰士瓦和马蒂尔达勋爵,要不然呢,总不可能去支持病恹恹的斯塔尔·詹姆逊博士,或者是令人讨厌的布尔人。”在小客厅里,艾赛亚·奎勒就不加掩饰。

    斯塔尔·詹姆逊博士在开普的表现,已经证明了他是一个不值得被信赖的人。

    对于布尔人艾赛亚·奎勒也没有好感,经历过纳塔尔祖鲁人的叛乱,艾赛亚·奎勒对一切形式下的战争都心有余悸,在艾赛亚·奎勒看来,布尔人就是南部非洲最大的不稳定因素,所以肯定不会支持布尔人。

    那么能让艾赛亚·奎勒支持的就只剩下德兰士瓦和菲利普,虽然艾赛亚·奎勒和菲利普并不熟悉,但是菲利普是罗克的岳父,支持菲利普非常符合纳塔尔的利益,至少下一次如果纳塔尔再爆发叛乱,艾赛亚·奎勒就可以第一时间给罗克发电报,而是无头苍蝇一样的把希望寄托在虚无缥缈的本土援兵,以及毫无战斗力的殖民地仆从军上。

    “谢谢你艾赛亚,相信未来南部非洲联邦一定会越来越好!”

    艾赛亚·奎勒的话音刚落,阿德和菲利普就哈哈大笑着推门而入,艾赛亚·奎勒顿时就一身冷汗。

    你妹,这要是刚才说错话,会不会从此就被打入冷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