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大明之五好青年 》

第三七七章 收割

    黄澍终于如愿以偿,奢安宋三人一致同意,放他离开并返回江浙为他们的义军募集军饷。

    反正能捞点最好。

    就算捞不到也没什么,放黄澍回去终究能为他们做宣传,而江浙那些苦杨久矣的士绅,肯定会欢迎这里出现一个反杨势力,甚至说不定文官里面还有人会暗中支持,这样他们就能继续盘踞贵州……

    说到底他们也没想太多。

    他们就是被朝廷改土归流给逼得不想继续坐以待毙了。

    杨应龙造反期间,他们就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只不过杨应龙得罪人实在太多,所以各家不想放过这个混蛋,这个混蛋当年一连串神操作,完全可以说天怒人怨,哪怕土司们都明白唇亡齿寒的道理也不肯放过他。

    但后期安家这些也都开始放水。

    比如后来总督军务的王象乾就指责安疆臣围攻一地二十多天毫无进展,官军过去不到一天打开了。而杨应龙覆灭后朝廷在播州改土归流,不但大量迁移军户填充,在遵义等要地常驻军队,而且还是募兵,奢崇明侵占部分播州土地就立刻遭到斥责,很明显就是在逐步解决这些土司。

    他们不想再这样了。

    正好趁着这个机会,跟朝廷挑明了斗一场。

    至于成败……

    败了又如何,无非投降呗!

    反正贵州这地方就这样,除非朝廷杀光土人,否则终究还是得让这些世袭土司统治他们,而杀光他们是根本不可能的。

    这种地方怎么杀?

    总之一帮自诩忠臣义士的反贼们迅速确定了计划,一个个踌躇满志地离开这间大堂,被安家的人送往各自住处休息。杨信没管别人,他直接盯着了黄澍,这个人不能再跑了,杨都督在黄澍住处外悄然隐藏,这时候雨越来越大,很好地为他提供隐蔽,就这样一直到了下半夜。

    杨信站在黄澍的房门前静静地等待着……

    骤然一声炸雷。

    他瞬间一脚踹开了房门。

    不过里面没插门栓,很显然黄澍对这里很放心。

    杨信直接全速冲进去,可怜的黄澍刚睡眼惺忪坐起来,杨信迎面就是一拳,黄澍径直向后倒下,杨信抄起床单一下子把他包住,往肩膀一扛出门直接跳过了院墙。

    抓个人而已。

    没必要搞得太过麻烦了。

    出了安家的杨信扛着黄澍转眼蹿出了慕俄格城,迅速钻进了附近的山林中……

    “别叫了,你叫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

    他边走边说道。

    被雨水浇醒的黄澍依然在床单里面发疯般挣扎尖叫着,或许被逼急了爆发出浑身潜力,那厚实的土布床单终于被他挣裂,然后他直接掉出来重重地摔在地上。

    黄澍被摔得立刻惨叫一声,但他仍旧狡猾地向外一滚,然后乌漆嘛黑中一头撞在旁边的枳丛里,整个脑袋收不住直接就扎了进去。很显然这东西滋味比较酸爽,黄澍立刻尖叫着往回缩,但那些尖刺刺进他皮肉里,一动刺得就更狠了,而且他还本能地伸手撕扯。

    他就这样被尖刺抓住了。

    杨信饶有兴趣地蹲在一片看着倒霉的黄澍……

    “知道我是谁吗?”

    他说道。

    “都督,都督饶命,只要都督肯饶了小的狗命,都督要小的咬上哪个小的就咬上哪个!”

    黄澍卡在枳丛中哀求着。

    “你倒是很聪明,既然如此那就老老实实跟着,等回到京城是不是饶你狗命,那得看你咬出的人数能不能让本都督满意了,不过不能是诬陷,必须是真正跟你同谋的。”

    杨信说道。

    “都督放心,小的有个账簿,就藏在朋友那里,那上面有上次凑钱的所有人,另外还有他们委托小的谋害熊廷弼的书信,包括刘一燝侄子的也在那里。只要取出这些东西,小的可以保证都督抄家所得不下三百万,都督,您快把小的弄出来吧,事已至此小的岂敢做蠢事。”

    黄澍哀求着。

    “先在那里吧,本都督忽然想起还有些疏漏。”

    杨信说道。

    说完他抬脚踹在黄澍屁股上,本来只有脑袋扎进枳丛的黄澍,就像原本卡在洞口的狗一样,被他这一脚整个踹进了枳丛深处。

    “啊!”

    黄澍骤然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杨信懒得理他,随手抱过一块大石头整个压在上面,连枳丛带下面的黄澍一同压住,可怜的黄澍嗓子都喊哑了,不过这种荒山野岭的确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他是别指望有人会救他的,倒是有可能来几条毒蛇跟他做伴。

    杨都督确定他在下面压着不可能脱身,而且有厚厚的枳丛当缓冲,同样也不至于被这块石头直接压死,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开这里返回安家。

    此刻安家依旧没有察觉黄澍被劫走,实际上他们在这里根本没有巡逻的,这座大宅周围整个慕俄格城都是安家属民,根本不需要什么警戒巡逻,而且这样大雨天有巡逻的也不会出来。杨信迅速把黄澍的房间整理一下,把黄澍的东西收拾起来带走,又把房门检查一下,确定等安家发觉后,也只会以为黄澍自己逃走了,这才再次离开……

    但他依然没去找黄澍。

    他就那么穿着土人服装,隐藏在安家附近直到天亮,这才若无其事地汇入街上的闲人当中。

    很快安家的大门打开,宋万化带着一队手下出来,在安邦彦和奢崇明的送别中,踏上返回水东的归程,杨信跟着那些出城的行人,紧随他们也出了慕俄格城,就这样一直吊在宋万化后面。

    后者毫无察觉。

    这一带是安家控制区腹地,杨信又打扮成土人,宋万化不可能有什么怀疑。

    就这样他们一直走了一个时辰。

    这时候人烟开始稀少,宋万化一行也走到了一条山路,而且是一条真正的山路,全是一块块乱石铺的,原本应该是台阶,但太长时间的岁月冲刷后,很多石头都没有了。只是一块块比磨盘还大,同样也被山上流水磨去棱角的石头镶在山土中,甚至上面还有一个个无数马匹踩出的,明显的马蹄窝,一边是向下的陡峭山势,另一边是同样陡峭向上的山势,整个山路甚至不足一米宽。

    这一带所谓的道路都是这样。

    要不然这些土司盘踞这一带换了一茬又一茬皇帝,对他们始终采取同一种措施呢!

    百年的皇帝,千年的土司。

    不是他们多么能打,而是这片崇山峻岭恍如他们的铜墙铁壁,这还是有路的,这还是驿道,相当于这个时代的至少国道级别,真正那些山民走的,其实连马匹都无法通行,所有运输全靠人背。

    背盐。

    背粮食。

    甚至背媳妇。

    这个词不是开玩笑,而是这一带山民从别的寨子娶个媳妇,如果不想让新娘子走路,那就真得一路背着回家。

    马车,手推车,马匹,所有所谓运输工具,在这种地方基本上统统都无效了,要么背要么挑,只有驿道才能走马匹之类牲畜,其他的道路只能走人。

    “你是哪个寨子的?”

    宋万化回头喝道。

    他终于发现后面这个家伙不正常了。

    那些跟随他的护卫立刻下马,最后面的两个直接走向杨信,不过杨信赤手空拳,他们也没真正在意。

    杨信若无其事地走向他们。

    但就在还剩不足一丈的时候,他陡然间加速到了极限,那两个土兵还没反应过来,杨信已经在他们中间挤过,就在挤过瞬间双手同时抓住他们的刀柄,带着他们同时相对转身,并顺势拔刀向后一送,两柄刀同时刺穿两名土兵的心脏……

    “杀了他!”

    宋万化吼道。

    他后面那些土兵纷纷拔刀,但他和前面几个土兵却加速向前。

    杨信迎着那些土兵恍如闲庭信步般在狭窄的山路石级上走着,在间不容发间躲过一把把刀,并且在同时顺手夺过送进土兵身体,没有人能给他造成任何停顿,伴随他的走过一具具死尸不停倒下滚落山下。

    宋万化回头看着这一幕,顾不上骑马了,直接跳下马步行逃跑。

    那些土兵纷纷拿起弩。

    紧接着一支支弩箭射向杨信,但无论他们如何瞄准,这些弩箭都会在杨信身旁掠过,而他转眼就杀到了弩手们跟前,手中刀光闪过,一颗颗人头坠落……

    “贵州宣慰司宣慰同知宋万化,勾结奢崇明,安邦彦阴谋造反,罪不可恕,尚方宝剑在此,斩立决!”

    杨信说道。

    说话间他从背后拿出了伪装成一捆布匹的尚方宝剑,宋万化回头看了他一眼,立刻明白了这家伙身份,他毫不犹豫地拽过前面土兵,让这几个土兵阻挡杨信,而他自己拼命向前狂奔而逃。然而尽管这些土兵的确忠心耿耿,可以以死保护他逃跑,但终究还是挡不住杨信,转眼间最后几个忠勇的土兵倒在尚方宝剑下。

    宋万化回头看了一眼,紧接着回过头尖叫着疯狂向前。

    然后他头顶一个黑影掠过。

    紧接着杨信落在他面前,就在转身同时,尚方宝剑化作一道寒光,下一刻宋万化的人头飞起,鲜血的喷泉直冲天空……

    “行刑完毕!”

    杨信说道。

    (今天两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