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

10.深渊诱惑-深红宝石

    “砰”

    红色巨兽红坦克被克拉克一拳轰在下巴上,他试图挡住这一击,但挥起的左手却被钢力士用一种擒抱的姿态死死抱住,另一只手则被梅林用包裹着烈焰的战戟狠敲着无法举起。

    他只能正面承受这一击。

    但“一击超人”的一拳是那么好消受的吗?

    “啪”

    红坦克庞大的身体都被这一击打的脱离地面,在他双脚离地的那一刻,一股灼热的黑雾翻滚着出现在他眼前,那头顶四角,脸生四目的半魔抬起烈焰包裹的牛蹄,一脚踹在了红坦克的腹部。

    处于空中,无处借力的红坦克在梅林这这一脚的轰击中,手脚乱舞着被踹飞好几步。

    他庞大的躯体以半跪的姿态砸落在地面上,在一片狼藉的大地上拉出了一道深刻的划痕,在红坦克的额头处,那力量王冠的光芒已经变得暗淡至极。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意志和深红领域的联系正在被快速削弱,他要被自己的神抛弃了。

    在今夜,在今晚,红坦克的传奇故事就要落幕了。

    “不,不!”

    他吼叫着,怒视着眼前的几个人,他高喊着:

    “我不接受!这不是!不是!”

    他从地面上爬起来,就像是之前的冲击一般,在歇斯底里的咆哮中,他朝着敌人再次发动了突袭。

    但他的脚步已经不如之前那么稳固,有些踉跄,有些走形,就连握紧的拳头之上,也再没有了那恐怖的压迫力。

    每向前一步,他就会虚弱一分,他的脸上出现了皱纹,他的光头上出现白色的头发,他的眼睛也变得浑浊无力。

    就如一个走入末路的战士。

    火光闪耀之间,梅林从半魔状态脱离,他看着冲过来的红坦克,他推了推眼镜,后退一步,对克拉克做了个“请”的姿势。

    “他虽然是个恶棍,但也算是个战士由你来结束他的故事吧。”

    “不,他已经输了。这不符合我的道德观。”

    克拉克甩了甩手,将身上的共生体甩开,那团跳动的黑泥很快回到了梅林身体上,重组成黑色的风衣。

    很显然,梅林身边的一击男不是很喜欢这种被共生体共生的感觉。

    “让我来!”

    眼看着红坦克步履踉跄的冲过来,韦德尖叫着,学着克拉克的动作,开始蓄力,准备给红坦克最后一击。但却被身边的钢力士阻止了。

    “我来吧。”

    梅林舒了口气,他收起愤怒战戟,握紧拳头。

    他盯着眼前发动最后冲锋的,脸上已经布满了不甘和绝望,原本年轻的躯体也已经开始快速衰老的红坦克,他低声说:

    “凯因.马可,因为你过去做下的那些恶事”

    下一刻,梅林轻松的侧身躲过彻底被深红宝石抛弃的红坦克虚弱无力的一击,然后一拳打在了凯因.马可的腹部。

    “今晚,就是审判之时!”

    “噗”

    凯因被这一拳击中腹部,他苍老的脸上满是痛苦。

    在失去了深红主宰的神力加持之后,凯因这个普通人回到了他本该在的状态。

    他是查尔斯教授的哥哥,而查尔斯教授今年已经70多岁了,凯因的年纪只会更大。

    梅林得控制好自己的力道,才不会因为用力过大,一拳打死这个已经垂垂老矣,恶贯满盈,双手沾满鲜血的,80多岁的老头子。

    “你会被送入幽灵基地,并且在那里度过你仅剩下的时光。”

    梅林伸出手,在凯因疯狂的挣扎中,将那颗已经变得极其暗淡的深红宝石,从他额头上取了下来。

    “那是我的我的!”

    苍老的凯因如疯子一样吼叫着,他含糊不清的伸出手,试图从梅林手里抢回深红宝石,他嚎叫着:

    “宝贝!那是我的宝贝!只能是我的!还给我还给我!!”

    梅林甩手扔出一个昏睡咒,苍老的凯因在虚弱中便被钢力士架起,扛在了肩膀上,短短几秒之后,他就陷入了深沉的睡眠之中。

    “从一个老头子这里抢东西。”

    梅林看着手里暗淡的深红宝石,他说:

    “我自己都感觉自己像是个恶棍。”

    “你最好离它远一点。”

    站在梅林身边的克拉克看着梅林手指尖的宝石,他后退了一步,他说:

    “那东西在对我低语我感觉它在诱惑我持有它。”

    “这是自然的。”

    梅林解释说:

    “‘深红主宰’希望看到激烈的,正面的,蛮横的对抗,而你是击败他代言者的这场战斗中最符合它喜好的人。它很希望能由你继续持有深红宝石。”

    “它希望你能继承这份力量,带给它更多的,更精彩的战斗。”

    梅林捏着手里的深红宝石,他对克拉克说:

    “就如今夜一样。”

    “不。”

    克拉克又后退了一步,他拿起梅林递给他的草帽,将草帽扣在头上,他说:

    “我拒绝。”

    “以及,这样的战斗其实挺有意思的。”

    年轻的农场主对梅林说:

    “如果还有下一次,我不介意帮帮你,这可比抓抢劫犯有意思多了。好了,我该走了,明天农场还有一大堆活等着我做了。”

    他看着梅林,有看了看钢力士,以及蹲在一边,正好奇打量着梅林手里宝石的死侍韦德,他显然认出了韦德就是当时被他不小心捏碎脊椎的那个话唠佣兵,但克拉克也没有多说什么。

    他说:

    “再见了,朋友们。”

    说完,这家伙转过身,身体微微下蹲,然后在双腿用力之间,就跳离了这座墓园。

    他应该可以飞行的,他有那个能力。

    梅林看着克拉克消失在黑夜里的身影,他有些疑惑,为什么克拉克不用飞行,而是要用这种弹跳的方式离开。

    不过联想到克拉克并不娴熟,更多的像是依靠身体本能在战斗的姿态,梅林便得出了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结论,也许这个年轻人,还没有学会操纵躯体飞行的能力。

    这也是正常的,他毕竟不是一个真正受过训练的战士,他这些年一直在家里的农场帮忙,老肯特也肯定不会教他飞行的技巧。

    梅林摇了摇头,在克拉克离开之后,他手中的深红宝石闪过了一丝光芒,就像是某种代表遗憾的光芒,但随即,梅林就感觉到一股力量从手中的宝石里散发出来。

    他耳中也响起了一些低语声,絮絮叨叨的听不真切,但他大概能感觉到,这颗宝石在诱惑他,将他接受来自深红领域的力量。

    “嗯,得不到最好的,所以也不介意找次一级的,你还真是来者不拒啊。”

    梅林看着手中散发着光芒的深红宝石,他摇了摇头,拿出一个封印盒,将宝石扔进盒子里,然后放回了自己口袋中。

    他对这能和上古邪神,深红主宰赛托拉克建立联系的深红宝石很有兴趣,但现在显然不是研究它的时候。

    他转身看向钢力士和韦德。

    前者的钢铁胸口上还有一个清晰的拳印,伴随着时间的流逝,红坦克给钢力士造成的伤害正在快速复原,而韦德,这家伙的超速再生让他在战斗里被红坦克无数次击碎了躯体,但又很快恢复正常。

    在刚才的战斗里,韦德完美的发挥了他像是牛皮糖一样的精神,死死的缠在红坦克周围,用自己不死的躯体和超神入圣的垃圾话干扰他的行动和意志,给梅林和克拉克创造击败他的机会。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韦德这样的对手也称得上可怕了。

    他有种特殊的天赋,能让你恨不得砍死他,但你又很难真正砍死他,再怎么严肃危险的战斗,只要有他在,都会很容易被拖入消耗战的节奏里。

    但论起消耗战,又要谁能消耗过这个几乎永远不会死的话唠佣兵呢?

    死亡是所有战士都恐惧的宿命,但它却是死侍韦德的好基友也许,也只有洛根那样同样具备超级自愈的变种人,才能和韦德来一场可以打到地老天荒的战斗吧。

    “好了,艰难的仗打完了。”

    梅林对钢力士和死侍说:

    “皮奥特,请你把红坦克败北被收押的消息带回去给教授。告诉那个老好人,欠他的人情我还了,让他不要为此担忧,好好的准备接下来的演讲和配合官方的活动。”

    “我很希望看到变种人的纷争在教授手中被终结掉。”

    他又看了一眼周围那一片狼藉的家族墓园,他有些遗憾的对钢力士耸了耸肩:

    “以及,告诉教授,他可能需要重新修缮一下自己的家族墓园,还有,凯因的墓碑可以撤掉了,他可还没死呢。他会在幽灵基地里度过自己剩下的几年时光,你也看到他的状态了,他崩溃了,估计也活不了几年了。”

    钢力士点了点头,他会把梅林的话带到的。

    梅林看着另一侧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韦德,他说:

    “至于你,韦德,我们该回堪萨斯州了。你的任务完成的很不错,所以你会得到减刑,而且就像是你请求的,我会给你多加几床被子。”

    “呃”

    韦德瞥了一眼梅林,他有些失望的说:

    “我还以为你会直接放我走呢。”

    “赎罪是一个过程,韦德。”

    梅林慢条斯理的弹了弹手指,在黑色烟雾的缠绕中,死侍的躯体再次被操偶术接管,他对步伐僵硬的走到自己身边的韦德说:

    “而你已经踏出了堪称完美的第一步,也许很快,韦德,你就会离开监狱。但在那之前,我必须保证你不会再做出一些稀奇古怪,伤害自己,又伤害其他人的事情。”

    “哇,你玩监禁玩上瘾了,梅林,你这家伙的内心还真是黑暗啊。”

    死侍尖牙利嘴的吐槽着,直到被梅林甩手扔出一道沉默咒,这才彻底安静了下来。

    梅林对钢力士微微点头,然后带着死侍与昏迷的凯因.马可,在移形咒的光芒跳动中,他们离开了这纽约市郊一片狼藉的战场。

    在回到幽灵基地之后,梅林将两个囚犯送回了他们该去的地方,然后他一人坐在自己的办公室中。

    此时是深夜,夜深人静,夜晚的月亮都被阴云笼罩,让整个基地里弥漫着一股死寂的气息。

    梅林坐在椅子上,他伸手从口袋里取出了那个装着深红宝石的盒子,将它放在自己眼前,在盒子打开的那一刻,一条绚丽的深红色光带就出现在了梅林眼前。

    那光芒在这不开灯的房间中跳跃着,就像是一盏黑夜中的指明灯一样。

    “触摸你就能得到力量,无坚不摧的力量,只要不停的战斗就能沐浴在力量的荣光中,但只要输了就会被彻底抛弃。”

    梅林盯着那颗深红宝石,他轻声说:

    “先是慷慨的给你一切,然后再无情的拿走一切。”

    “玩腻了就一脚踢开,果然不愧是邪神的造物,你还真是邪恶啊。”

    他伸出手指,触摸着被光芒包裹的深红宝石,他能感觉到一丝丝深红的力量萦绕在指尖,那股力量是那么的温暖,那么的强悍。

    只要他将这宝石嵌入额头,他就将成为下一个红坦克

    一个更强大的,无坚不摧的红坦克。

    “只有一次机会最多只能使用一次。”

    梅林收回手指,他舒了口气,他说:

    “现在,还不是时候。”

    “啪”

    盒子被合拢起来。

    梅林走到窗户边,眺望着眼前的黑夜,他眼中有一抹浮动的光芒。

    像深红宝石这样的东西,注定要留在最关键的时刻才能用。

    但什么时候才是关键的时候呢?

    梅林猜不到,但他有种预感

    自己从出生到现在已经30多年了,如果这是一个故事的话,那么,也许剧情就快要进展到高潮,甚至是结尾的部分了。

    他要等待耐心的等待那一天的到来,耐心的收集一切可以用到的东西。

    然后

    然后给那些自持可以控制一切的傲慢家伙们

    一个大大的惊喜!

    “一切命运因而我而起的摇曳”

    在昏暗的,没有一丝光芒的办公室中,梅林轻声说:

    “那将是最好的嘉奖。”

    “来吧来吧。”

    “别让我等太久”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