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神级文明 》

第两百二十一章来吧!小臭虫们

    ……

    试炼峡谷。

    试炼峡谷内的环境是参考一处远古战场所设。峡谷内,随处可见因为战火而损毁的残垣断壁,即便经历了无尽岁月的洗礼,这些断壁上依旧残留着玄妙的能量波动,依稀可见破碎的魔法阵痕迹。

    因为长久没有人类的踏足,这里的荒草疯长到了一人多高,隔得远了,就算草丛里躲了个人也根本看不见。

    此刻。

    峡谷内。

    一处半塌的石殿内,一群穿着不同职业制式装备的青年正借着断壁的遮掩聚在一处低声商议。

    这一群人大概有二十多人,为首的青年一身红色魔法袍,容貌俊美,气质矜贵,赫然是光明帝国皇家圣魔导师安德鲁的得意弟子查尔斯皇子。

    “殿下,斯图亚特那小子不是个省油的灯。”一个站在查尔斯皇子身边,看起来似乎是他亲信的黄袍魔法师低声说道,“试炼峡谷这种地方最适合抱团,魔法学院那帮人人数众多,跟斯图亚特关系好的占多数,难保不会联起手来帮他刷积分。我们决不能有半点懈怠。”

    “你说的对。”查尔斯皇子微微颔首,随即微微眯了眯眼,“不过,那个卡伦·冰川和劳伦斯·坎布尔也不简单,不能大意。”

    “您的顾虑也有道理。卡伦·冰川身为高等海妖,虽然势单力孤,但高等海妖的血脉天赋非同小可,战力彪悍,的确不可小觑。”黄袍魔法师赞同地点了点头,“那个劳伦斯也是,属下至今没摸清楚他的真正实力……”

    他的话还没说完,耳边骤然传来了一声冷哼。

    “谁?!”

    所有人心神一凛,当即再顾不得说话,立刻变换队形进入了警戒状态。

    警戒圈中央,查尔斯皇子心头一动,忽的低头看向脚下。

    他们所在的荒废石殿地势很高,不仅隐蔽性高,视野也极佳,想要避开他们的耳目靠近并不容易,除非……

    “轰~”

    就在查尔斯皇子低头的同时,一道轰鸣声响起,脚下巨石铺就的地面剧烈震颤了一下,随即瞬间被炸了个四分五裂。

    众人被吓了一跳,连忙躲闪,就连查尔斯皇子都被逼得不得不后撤了数步。

    乱飞的碎石上还带着魔法的余韵,众人不得不各施手段抵挡乱飞的大石头,一时间手忙脚乱,相当狼狈。

    “该死的,什么人这么嚣张……”

    一个青年好不容易挡住了朝他飞来的大石头,却还是被掀起的尘灰撒了满脸,忍不住怒火中烧,冲过去就准备破口大骂。

    岂料。

    才刚刚冲到坑边,青年就脸色大变,瞬间用比冲过去时更快的速度退了回来。

    只见被炸出的大坑中,一群人正踩着碎石缓缓走出来。

    这些人身上穿着跟他们一样的制式职业装备,总人数足有二三十人,声势丝毫不输给殿中这一群人。

    见到他们,殿中众人心神一凛,脸上当即露出了警惕之色。

    殊不知,他们看到来的这群人心生警惕,来的这群人看到他们,心情更是糟糕。

    一个小个子魔法师一眼看到坑外有人,脸色顿时就垮了:“哎~好不容易穿过地宫到了这里,还以为能有收获,想不到早被人占了。真晦气~”

    “安静。保持戒备。”

    蓦地,一道呵斥声从人群中传来。

    小个子魔法师吐了吐舌头,立刻乖乖闭上了嘴巴。

    殿中众人这才注意到,人群中站着一个身穿蓝色魔法袍的青年。这青年眉目沉静,气质冷肃,周围那二三十人明显是以他为首。

    “本·斯图亚特!”

    殿中众人脸色一变,当即把他认了出来。谁能想到,他们刚刚还在议论防范的对象,竟然就这么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查尔斯皇子也很意外,但从小接受的教育让他很好地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依旧是一副矜贵自持,风度翩翩的样子。

    他略微思忖了一下,朝斯图亚特微微颔首致意算是打了招呼,随即道:“斯图亚特阁下身为魔法学院的首席,想必是聪明人。如今试炼才刚开始,你我双方又人数相当,本殿下认为现在开战并非明智之举。你觉得呢?”

    “这么巧。本首席也这么认为。”本·斯图亚特看了查尔斯皇子一眼,朝他抬了抬下巴,“不如我们就当没看见彼此,等后半场再比过?”

    “正合我意。”

    查尔斯皇子嘴角微勾,露出一抹笑意。和聪明人交流,就是省心。

    就在两人达成协议,准备各自带着人离开的时候,忽然有一道仿佛夹杂着霜雪寒意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两位留步。”

    查尔斯皇子和本·斯图亚特齐齐一愣,不由循声看去。

    只见荒废石殿不远处的一棵巨型古树上,正站着一个身穿冰蓝色制式魔法袍的少年。

    这少年容貌绝美,一头雪色的长发格外飘逸,身上却带着凛凛寒意。古树上青苔斑驳,尽显沧桑,反衬得他一身冰蓝色的魔法袍如冰雪般剔透,愈发炫目耀眼。

    “卡伦·冰川!是卡伦·冰川!那个高等海妖!”

    人群里瞬间有人认出了来人。

    查尔斯皇子和本·斯图亚特两人也是神色一凛,却没做出什么过激反应,反而开口喝止住了手下的骚动。

    古树上,卡伦·冰川微微一笑:“难得人这么齐,我有个提议,要不要听听?”

    说着,他忽的抬手掐诀,射出了一道冰箭,随即从古树上纵身一跃,一道落羽术落在脚下,轻盈地踩着冰箭落在了坍塌的石殿旁。

    这近乎玄技般的操作在他用来却如同行云流水,举重若轻,几个没见识的魔法师直接看呆了眼。

    查尔斯皇子和本·斯图亚特眼神一凝,脸上不约而同地露出了凝重之色。尽管早就清楚这个卡伦·冰川实力不俗,但亲眼一见,还是让他们感到了威胁。

    “什么提议?”定了定神,查尔斯皇子率先开口。

    “我提议,我们三个先齐心协力把那个劳伦斯干掉,再分胜负。”卡伦·冰川剔透的目光在两人脸上逡巡一圈,声音中带着蛊惑,“两位觉得怎么样?”

    这一提议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在场大多数人一时都愣住了。

    就连查尔斯皇子和本·斯图亚特也有一瞬间的愣神。

    然而,两人毕竟不是普通人,一瞬间的愣怔之后,就立刻体会到了这一计划的妙处。

    上一轮预选赛的时候,劳伦斯不仅抢走了本该属于他们的冠军,还把他们三个人的导师全都骂了个遍,可以说是惹了众怒。如果能趁此机会给他一个痛彻心扉的教训,何乐而不为?

    两人眼中划过一道精光,几乎同时重重点头。

    “好。”

    “成交。”

    ……

    试炼峡谷中发生的事情,被遍布会场的大屏幕忠实地展现在了所有观众面前。

    主席台上,吉米·岗特看到这一幕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太无耻了!他们怎么能这么做?这算是违规了吧?”

    “这怎么能算是违规?”

    皇家圣魔导师安德鲁一向都很记仇,能看到害自己丢脸的劳伦斯受到教训,自然是乐见其成。

    听到吉米这么说,他心情很好地抿了口咖啡,施施然笑道:“适当的合纵连横是在规则允许范围内的。这也是一种战术,要怪,只能怪劳伦斯那小子不知收敛,惹了众怒。”

    “的确如此。”伍德会长微微颔首,也很是赞同这句话。

    就连冰灾伊斯维尔也无声地点了点头,难得跟另外两人站在了同一阵线。昨天劳伦斯骂他的话,他可没忘。

    吉米差点没被他们三个气死,却又拿他们没办法,只能捂着心口默默哀叹:吴辉啊~吴辉~不是老夫不帮你,实在是帮不上啊~接下来的试炼,你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

    时间悄悄地流逝,试炼峡谷。

    谷内一处偏僻的角落里,一人多高的荒草丛扑簌簌动了一下,忽的从里面窜出了两道人影,风一样地狂奔而去。

    两人身后,足足二十几个魔法师正紧追不舍。

    这两人一个黑发黑眸,穿着制式牧师袍,一个身形高瘦,穿着制式魔法师长袍,赫然是吴辉和劳伦斯。

    他们现在的样子十分狼狈。吴辉一身光明法师袍早就已经在地上滚得灰扑扑的,不少地方还沾着血迹,劳伦斯身上的制式魔法袍更是已经破破烂烂,袖子和裤管都不见了,裸露在外的胳膊腿上还残留着没来得及治愈的伤口。

    一大群魔法师紧紧缀在两人身后,零星的魔法不断从后面飞过来,两人一边逃窜还要一边躲避魔法,简直每一分每一秒都生死攸关。

    “啊啊啊啊!刚才是斯图亚特,现在又是查尔斯……都追了这么长时间了,这帮人还有完没完?!”劳伦斯一脸崩溃地大喊。

    “我,我说……劳伦斯,你不是号称有魔法之神眷顾吗?”吴辉跑得上气不接上下气,却还是忍不住吐槽,“这种时候,你……你,不是应该应该在魔法之神的眷顾下把后面那些追兵全都砍瓜切菜一样干掉吗?怎么跟我一样狼狈?”

    “你,你当我傻吗?”劳伦斯喘着粗气朝他翻了个白眼,“他们那么多人,我冲上去送死吗?”

    说话间,两人又躲过了一波魔法攻击,样子更加狼狈。

    会场外,观众们看着大屏幕上两人狼狈的身影议论纷纷。

    “这都十六个魔月分了吧?”一个魔法师一脸感慨,“被追杀了这么久,居然还在咬牙坚持,精神可嘉。换我早就放弃了。”

    也有人不以为然:“坚持有什么用?一直被这么追杀,他们根本就没机会攒积分,就算勉强活下来了,积分不够还不是会被淘汰?”

    “话不能说得这么满。试炼峡谷内的局势瞬息万变,谁知道接下来会怎么发展?万一就被他们翻盘了呢?”

    “就这样还翻盘?怎么翻?”

    众人议论纷纷,持各种意见的都有,但还是不看好吴辉两人的居多。

    议论纷纷间,又是几分钟过去了。

    吴辉和劳伦斯已经跑出了好几百米远,脚下的地面越来越热,空气中不知不觉弥漫起了硫磺的味道。

    “不是……我怎么感觉不太对劲。”劳伦斯跑着跑着终于察觉到了不对,惊疑不定地看向吴辉,“前面该不会是火山口吧?吴辉,你确定我们跑的方向是对的?”

    “放心。”

    吴辉扶着一片断壁喘了口气,脸上的表情十分笃定。

    见他这样,劳伦斯心里的那点不安才稍稍减轻了几分,拼尽最后的一点力气继续朝前面跑去。

    说真的,他也不想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吴辉身上,实在是如今走投无路,除了相信吴辉,他根本想不出其他办法。

    劳伦斯不知道的是,别看吴辉嘴上说得笃定,心里却也有些没底。

    吴辉摩挲了一下左手的青铜戒指,有些不确定地用神念问道:“奥古斯都,你确定你的方法真能行得通?”

    “吾主,您可以质疑我的人格,但不能质疑我的专业水准。”戒灵奥古斯都瞪着眼睛从戒指里冒了出来,表情活像是受到了侮辱,“我可是这座试炼峡谷的设计者之一,这一片区域全都是出自我的手。只要您按我说的做,决计不会有问题。”

    “那就好。”吴辉呵呵一笑,“万一出问题,你知道后果的。”吴辉可不想在这种小小的试炼中,还要动用光明神的神力来救场。

    往前的路只有一条,奔跑间,两人不知不觉就跑到了火山口。冒着缕缕黑烟的巨大火山口就像是一道天埑,拦住了两人的去路。

    奔腾的热浪滚滚而来,被热风卷起的灰烬扑打在人的脸上,脚下的岩石滚烫灼热,隔着厚厚的鞋底都让人有些承受不住。

    劳伦斯跑得太快,收势不及,差点整个人冲进岩浆里,幸好吴辉反应及时,一把将他拉了回来。然而,即便如此,劳伦斯还是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跑啊~你们继续跑啊~哈哈哈~”

    查尔斯皇子撑着膝盖站在两人身后,一边喘气一边哈哈大笑。

    追了一路,他早就已经没了一开始的矜贵自持,因为跑得太急,这会儿两条腿也是酸软不已,连声音都有些沙哑,他却完全不在意。

    战斗的时候谁还能顾得上风度?只要能把那个讨厌的劳伦斯干掉,就都是值得的。

    喘了口气,他抬手一挥,朝身后的魔法师下令道:“把他们围起来,我倒要看看,都到了这地步,他们还怎么跑!”

    跟来的二十几个魔法师得了命令,当即分散开来,把劳伦斯和吴辉两人团团围住。除了背后的火山口,两人再没有别的出路。

    劳伦斯心头发颤,嘴上却还是不肯服输,叉着腰遥遥冲他们吼道:“嚣张什么?真以为小爷已经走投无路了吗?你等着,小爷等会就教你做人!”

    “吴辉,我叫你吴辉大哥了。”劳伦斯对敌嚣张了几句后,回过头来耷拉着脸,对吴辉都快要哭了,“你把我弄到这鬼地方来,你一定已经是有计谋了对不对?你要有什么办法,就快点使出来吧。我这要是死在了这里,可就丢人丢大了。只要咱们能过了这一关,你以后就是我大哥~”

    劳伦斯一想到曾经打过的脸,都会被啪啪啪地打回来,就浑身一阵寒颤。哪怕是真的死了,也无法接受这种事实。

    “放心,这一波我们赢定了。”吴辉一脸淡定地说,“咱们两个,一个是魔法之神的眷顾者,一个是光明神的眷顾者,哪能输在一群小毛贼身上?”

    “说,快说有什么办法?”劳伦斯惊喜过望。

    “脱裤子。”吴辉语调平静道。

    “脱,脱……”劳伦斯如遭雷击,整个人都瞠目结舌,被雷得是外焦里嫩,双眼呆滞,捂着要害惊恐无比地看着吴辉,“吴,大哥~你吃错药了吧?你,你不会是觊……”

    “闭嘴,脑子里在琢磨些什么呢?”吴辉没好气地瞪眼,随后笑眯眯地说,“想赢不?”

    “想,做梦都想赢。”劳伦斯醒神,重重地点了点头,目光中充满了坚定和执着的信念。

    “那还不快点。”吴辉催促道,“再晚一步就来不及了。”

    蓦地,劳伦斯目光一亮,仿佛顿悟般狂喜尖叫,“我明白了,我明白你的战术了。你一定是想让我用雄伟的英姿,吓住那些宅男魔法师们,让他们羞愧悲愤,自杀离场。哈哈哈,妙啊,真妙。”说着,劳伦斯裤子一脱,双手叉腰,君临天下般地对着围攻上来的那群魔法师狂笑道,“来啊,你们这些卑劣的小臭虫。”

    轰!

    这一瞬间,就像是有无数道天雷,轰在了无数人的脑袋上。

    那些冲上去围剿劳伦斯和吴辉的魔法师们,一个个全部傻眼在了当场,在如今的光明大陆上,魔法师可都是高贵的存在。

    哪怕是一个小小的1级魔法师,地位也远超同级别的战士,甚至是骑士。通常而言,魔法师都是优雅而知性的存在,即便是面对生死存亡,也要从容而不迫。

    可眼下这算是什么?

    耍无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