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逆转重生1990 》

998【黄金宝座】下

    黑色的头罩摘了下来---

    颜同和儿子颜东成张大嘴巴,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这座极其宏伟的巨型建筑。

    在沉沉的夜色中,眼前这座建筑就像是一头蛰伏的巨兽,而在建筑入口处,却是一队持枪核弹的军人在看守。

    这时候,耳边响起宋志超的声音:“他们都是我花钱请来的雇佣兵,绰号叫‘雷蛇’,战斗力堪比全世界最强军队。”

    颜同对“雇佣兵”之类的不太清楚。

    作为年轻人,颜东成可就对“雷蛇”雇佣兵有所耳闻了。

    “你是说……在拉丁美洲和非洲从没有败过的那支雷蛇?”颜东成语气惊讶。

    宋志超忍不住看向颜东成,“想不到颜少对雇佣兵还蛮熟悉的。”

    颜东成不知为何,受到宋志超夸赞,心中竟然有些说不出的得意。

    “当然熟悉了,我是做珠宝生意的,和国际上很多同行有所来往。比如说南非最大的钻石公司---德比尔斯公司,他们就曾经雇佣过雷蛇帮他们押运过货物。”

    立足于南非的德比尔斯公司控制着世界60%的钻石生产,从而操控着整个市场价格。

    颜氏家族在曼谷经营的珠宝公司或多或少和这家钻石公司有所联系,因此颜东成也就知道一些内幕。

    此刻颜东成越说越得意,甚至把珠宝公司很多经营内幕也说了出来,直到颜同冲他咳嗽一声,颜东成这才明白自己说得有点多了。

    事实上,颜东成这人本来是很稳重的,可是今天不断被宋志超用气势压制,搞得他畏首畏尾,难得现在得到机会展示和发泄,所以就难免有些收不住嘴。

    “看起来颜氏珠宝做的挺大。”宋志超轻描淡写地赞了一句。

    颜同和颜东成却听出不同味道。

    做那么大,还被你宋志超摆了一道,连黄金资源都给垄断了,你这不是讥笑我们吗?

    “走吧,进里面看看,或许有惊喜。”宋志超带着颜同父子二人朝着建筑物里面走去。

    一路行来,那些雷蛇雇佣兵全都对宋志超毕恭毕敬,看起来军规很是严格。

    即使颜同做过香港华探长,此刻看到这么多在战场上杀人如麻的雇佣兵,也忍不住有些怵心。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转了几个弯,走了几个走廊,上了电梯,却不是搭乘电梯上升,而是下沉。

    咣当一声!

    电梯来到了地下负三楼。

    颜同和颜东成不知为何,来到地下底下,心里面竟然忐忑起来。

    万一……这姓宋的没安好心在这里把他们俩给那个啥了,估计没人会发现……

    “颜探长,你在想什么?”宋志超忽然说,“目的地到了,请下电梯。”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您是这里的主人,您请先!”颜同把玩着手中钢球,笑着说。

    宋志超莞尔一笑,也不介意,径直出了电梯。

    颜同看了儿子颜东成一眼,也跟着走了出去。

    出了电梯,眼前是一栋巨大的保险门户,准确地说,像极了那种银行的保险库。

    将近一尺多款的钢铁门板,紧紧璧合在一起,中间是个气压阀门,再看上面有报警系统和可以灵活转动的监控系统。

    “这里是……”颜同看了看宋志超,欲要张口询问。

    宋志超却打断他的话说道:“等你进去就知道了。”

    说完,就见宋志超走上前,按动门上一个隐藏按钮,咔嚓一声,闸门打开,露出一个掌纹系统。

    宋志超伸出左手按上去。

    屏幕发出一阵滴滴警报声,随即咔地一声,气阀门转动了几下,整个钢铁大门嘎吱吱,缓缓打开。

    在钢铁大门打开那一瞬间---

    一道刺眼金光就从里面射出来,刺得颜同父子睁不开眼睛。

    等到颜同和颜东成把遮住眼睛的手放下,试着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他们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了。

    深深地震撼!

    ……

    眼前是一副什么景象?

    即使颜氏父子是做珠宝生意的,见过很多珠宝黄金,可还是被眼前一幕惊呆。

    巨大室内,三座全部用巴掌大的金砖堆砌的金字塔矗立在四周。

    每座金字塔高达三米,通体金黄,蔚为壮观。

    再看金字塔中央,则是一副用金砖搭建起来的黄金宝座,但看那金砖金条更是成色十足。

    此刻,所有金条金砖发出金灿灿的光芒,把整个室内照得通亮。

    颜同和儿子颜东成还没从震撼中清醒过来。

    “啪”地一声,宋志超不知从哪儿摸出一把纸扇,背着手,踏着台阶,迈步上去,一步步走向那黄金宝座。

    到了宝座前,宋志超转身坐下,哗地一声,甩开纸扇,轻轻摇摆,冲颜同父子笑道:“颜探长,不知道你钟不钟意我这座位?”

    颜同:“……”

    喉咙滚动,却没出声。

    宋志超目光如炬:“我这座位与你那主席座位相比,哪个更好?”

    颜同:“……”

    还是没出声。

    宋志超笑了,从黄金宝座上起身,啪一声收拢纸扇指着黄金宝座,还有那五座黄金金字塔说道:“这些都是我垄断的黄金资源,大约三百多吨---总计三十亿美金!”

    颜同:“……”

    喉咙滚动了一下,终于出声道:“你对我讲这些做什么?”

    宋志超狠狠盯了颜同一眼,又扫向他儿子颜东成,这才对颜同说道:“因为我想要与你交朋友!”

    “交朋友?”

    “不错。”宋志超淡淡地说,“眼前局势你们颜家想要躲过可能要费点力气;相反,如果与我合作,说不定还能共赢共利!”

    颜同吞口唾沫,“我不明白……”

    “你明白的,你没得选择。”

    “你这是在逼我?”

    “准确地说,是我挑中了你。”

    “哈哈哈,挑中我?能不能让我知道原因?”颜同玩弄着手中钢球,语气讽刺。

    “可以,”宋志超丝毫不在意颜同讽刺的语气,顿了一下说道:“不过在知道原因之后,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合作,要么留在这里,直到事情完成为止。”

    颜同楞了一下,忽然指了指颜东成说:“那可不可以让他出去先?”

    “请便!”宋志超竟没有阻拦,让人让开道路。

    颜同微微一怔,似乎没想到宋志超会这么大方。

    颜东成:“阿爸,我不出去,我要和你在一起。”

    “胡闹!我若出版不去,颜家总要有个主事的人!”

    颜东成闻言,这才咬咬牙,离开了金库。

    须臾---

    “好了,现在只剩下你我两个人,你为何挑中我,可以讲了吧!”颜同第一次底气十足地问道。

    “原因很简单,”宋志超迈动脚步走到颜同跟前,双目鹰隼般盯着颜同,贴近他耳边说道:“我挑中你是要让你---赎罪!”

    颜同:“……”

    神色古怪。

    忽然哈哈大笑:“赎罪?你对我讲什么赎罪?我赎个鬼咩!”

    “是吗?”宋志超冷笑一声,“你在香港做华探长的时候做过多少坏事儿,贪污多少金钱,搞得多少人家破人亡,又害得多少人流离失所?”

    “不说别的,你记不记得那个叫‘口水祥’的?当年你诬陷他赌档出千,把他丢进吃住赤柱监狱,因为他坐了牢,家里头三岁女儿只能被送去孤儿院;还有那个叫‘菠萝头’的,你为了让他顶罪,把他屈打成招,搞到最后断了一条腿,出狱之后没人肯雇佣他,只能做乞丐,捡垃圾!”

    “这些还都是轻的,你还记得那个卖糖炒栗子的阿婆吗?六十岁的年纪,你竟然把她抓起来……”

    “好了,够了!”颜同大怒。

    宋志超:“够了吗?我却还想说---”

    刚要继续说下去,“你给我住嘴!”愤怒中的颜同突然把手中转动的钢球朝宋志超砸去。

    宋志超脑袋一侧,两枚钢球直接打在了他身后的黄金宝座上,但听“咣当”一下,紧接着“哗啦”一声,整个宝座瞬间崩塌---

    金砖和金条坍塌一地,熠熠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