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姐妹花的最强兵王 》

第1427章 悟严法师

    那和尚真如一尊不动明王,怒目金刚,眉眼之间,只有无尽的怒火与忿怒。

    就连白暖此刻也咬紧牙关,表情不再轻松,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凝重。

    因为她已感受到这悟严法师的强大,已臻半步雷劫,化神境九重!而她虽得到了林轩送给她的妖皇大圣令,可到底入手的时间还不长,与妖皇大圣令的沟通浅薄,从中得到的好处并不多。

    她的修为也比这悟严法师弱了许多,只有化神境四重,远不是他的对手。

    饶是白暖早已身经百战,此时此刻又怎会不紧张?

    “这悟严法师,修炼的乃是佛门密宗无动尊,修成不动明王法相。

    他整个人看上去都如同被一股怒火包裹,是佛门之中最为难缠的一个。

    而且这和尚嫉恶如仇,见不得一点不纯不正之物之事,无论是正道仙门还是外道邪修,见到这悟严法师,都会头疼。”

    四长老见林轩好似不认识眼前的和尚,这才徐徐解释道。

    “不说了,老头子看到这和尚也头痛,几百年前打过一次交道,和他在一起共事简直是一种煎熬。”

    虽然在四长老口中,他与悟严法师的合作是在数百年前,但看他一脸便秘的模样,足以见记忆深刻。

    林轩也很难想象,这悟严法师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能让四长老这样洒脱大气的人,过了几百年还如此的忌惮……“你就是林轩?”

    悟严法师踏入院门,立刻就有一股强大的威压降下,仿佛怒目的佛陀携焚世的业火降临,要将世间一切的丑陋都焚烧殆尽。

    他双目如电,一入院门,见到三男三女。

    而其中云冲真人与四长老他都是认识的,唯独林轩一人他不曾见过。

    他也早已知晓林轩不是女人,因此第一瞬间他的双目就锁定了林轩所在。

    “就是他!”

    老和尚身后,有一个年轻和尚,指着林轩十分确定的说道。

    林轩也早就注意到了此人,不仅仅是他,白暖、沈琪琪和清蓉丫头,都已注意到此人。

    因为这人就是当初在南方大陆海岛上,与妙玄小和尚还有其他的大雷音寺弟子,一起施展降魔大阵,围困白暖的其中一个秃驴和尚。

    这和尚能认出林轩来,丝毫不让人意外。

    悟严法师眼中迸出光亮,踏前一步,立刻就要雷霆出手,先将林轩擒下。

    只是他似乎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而在他面前的,除了林轩之外,还有什么人。

    “悟严法师,何必这么着急?”

    云冲真人轻轻踏出一步,便化解了悟严法师所营造出来的所有紧张感与压迫。

    云冲真人一走出来,整个院子里立刻就如冰雪沐浴春风,片片消融,那股令人喘不过气的压迫感,也顿时瓦解,烟消云散。

    “云冲真人,难道你正要包庇这个杀死我大雷音寺弟子的真凶不成?”

    悟严法师显然也是相当忌惮云冲真人实力的,毕竟云冲真人威名冠绝仙界,谁都知道云冲真人不是好惹的。

    他眼皮轻跳,双目紧紧地盯着云冲真人,一字一句如洪钟大吕,声声如雷,质问起来。

    “悟严,你别忘了这是什么地方,这里是我归仙岛,不是你们大雷音寺。

    你要耍你的威风,别的地方容你,我归仙岛可不会纵容你。”

    四长老此时冷哼一声,他修为虽不如悟严法师,但字字珠玑,步步紧逼,竟让这怒目金刚也一时无言。

    这就是八大仙门所拥有的底气,我敬你不是因为我怕你,只是因为宗门利益考虑。

    但如果你要挑事,我归仙岛就奉陪到底!而有一些话,长老说得,掌教却不能说,就如四长老此时口中的警告。

    “归仙岛同是仙门之一,自诩名门正派,竟包藏祸害,暗藏妖孽,真人可否为贫僧解释一二?”

    悟严法师被四长老呵斥一句,却也无力反驳,他眉头一挑,冷哼一声问道。

    “大师一口一个祸害,妖孽,自诩正义,却又纵容弟子怒意数万百姓,修建行宫寺庙,双重标准玩得可真妙啊。”

    林轩轻笑一声,自云冲真人身后走出来。

    “满口胡言,林轩,事到如今,你以为你能蒙混过关?”

    悟严法师被林轩这么一说,先是一愣,旋即不屑说道。

    不过看到这悟严法师愣神的一刹那,林轩便知道,那些个逃回来的大雷音寺弟子,并没有说实话。

    至少,他们没有说明妙玄小和尚究竟做了一些什么。

    这也难怪,那南方大陆的海岛之上,数百万民众的信仰,无论是谁,恐怕心中都难以不生出一些什么歪心思。

    尤其是在妙玄小和尚已“死”的情况下,谁能再回到那海岛上,重新主持起来,恐怕这数百万民众的信仰与香火之力,立刻就会变成自己的好处!如此大的诱惑之下,敢说出实话的人,恐怕没有几个。

    谁都想将这份好处占为己有,也难怪悟严法师听到林轩的话,会楞了一下。

    因为根本就没有哪个弟子曾经说起过这个事情!不过他心里虽然疑惑,却并没有半点动摇,只道林轩是在胡说八道,妄图动摇他的本心。

    “林轩与白姑娘护送我归仙岛弟子回宗门,本就有恩于我宗门,悟严法师不曾体察事实,便轻言妖孽、祸害,未免有些霸道了。”

    四长老也冷不丁的笑了一句,这群秃驴和尚找上来要人,本就让许多的归仙岛弟子、长老都颇为不满。

    如今还一副牛皮哄哄的模样,是谁看了都要不爽。

    “妖便是妖,行好事也是妖,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而林轩无故杀我大雷音寺弟子,虽是你归仙岛之恩人,却也是我大雷音寺之仇人。”

    悟严法师显然深谙辩论之法,面对四长老的挑衅也不惧,轻描淡写的便把帽子扣实了,也让人无法反驳。

    四长老气得不行,只恨少生了两张嘴,有理没理都让对方说了。

    “这世上不会有无缘无故的仇怨,林轩此人的品性并不坏,或许其中有什么误会。”

    云冲真人淡淡道,“悟严法师不若就与林轩移步我归仙岛羽化大殿论道一番,看看到底孰对孰错!”

    云冲真人的话,既保护了林轩,又给了悟严法师的面子,可谓一举两得。

    云冲真人不会放任悟严法师带走林轩,一旦林轩离开了归仙岛,事情立刻就会有失控的危险。

    而在归仙岛之内,便还有回旋的余地,云冲真人挑选了羽化大殿让二人当庭对峙,无论发生什么,他都有办法能摆平。

    悟严法师虽心有不甘,但归仙岛到底是与大雷音寺齐名的仙门,他也不敢不给云冲真人面子。

    “既然真人都如此说了,贫僧接着便是。”

    林轩目光之中带着几分感激与谢意,点了点头:“愿与悟严法师对峙,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还请真人见证。”

    “好!”

    云冲真人点头,立刻传音道:“所有归仙岛弟子,齐聚羽化大殿,见证悟严法师与林轩之论!”

    声音传扬开去,充满了穿透力,却又不让人感觉到刺耳,就如同是自己内心发出的声音一般,足以见这云冲真人实力之强大。

    悟严法师带着一众和尚气冲冲的走了,他气冲冲的来,气冲冲的走,倒是也有趣。

    “相公。”

    白暖上前两步来到林轩身边,她抿着嘴,紧张的抓住林轩的手。

    向来沉稳的她,也会有这样害怕与紧张的情绪,可见她对于林轩的关心,更甚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