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浴血激战 》

第八十七章.伪造基因陨若流星 以少胜多游击显威(四)

    ————先别订阅,等把这个大章节写完再一口气看,更有意思。————

    对战双方互相凝视,他们都在部署,都在等待。

    宁静山谷,阳光渐斜,两股杀意盘旋。

    然而,这杀意丝毫没能阻止李未济将所有关注投向无能狂怒。

    这头凶猛的野兽早已走得更远,远到只剩紫色光点,远到镜头必须极度聚集才能捕捉到她闪动的身影。

    整个画面变得怪异起来。

    视线集中在远处一点时,近处一切自然变得模糊,

    李未济与无能狂怒之间却有一道细小但明亮的光线,好似被牵连。

    沾满雾气的玻璃被人用食指划出笔直的痕。

    这道光痕将朦胧世界分割成左右两块,左侧是空白的土地,右侧是漆黑的树林。

    山谷那特有的量角器半圆弧线穿过,李未济是空白上的黑点,无能狂怒是漆黑上的白点。

    “啪”李未济手忙脚乱关掉投影仪,不明所以哆嗦着。

    黎易虽然被那黑中有白、白中有黑的场景震撼到,但他只以为那是好友刻意营造的特殊意象,此刻好友如此惊慌,显然这出乎他意料。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李未济反复轻喃着。

    黎易递杯温水给他,问道:“出什么事了?”

    李未济无意识抿茶,答道:“我拍视频时想的只是一道光破开朦胧世界连接我和她。”

    “这个图案……”

    李未济立刻打断道:“如果不是重看视频,我根本不会注意到它们的存在。”

    他沉思起来,自从被灵宝烙印上阴阳双鱼后,这个图案已莫名其妙出现至少三次,是某种预兆吗?

    黎易见好友目光呆滞,便起身进卧室不再干扰他思考。

    一进卧房便听淼淼小声问:“老公,出什么事了?”

    黎易道:“怪事,特别怪的事。小弟可能见鬼了。”

    “瞎说什么呢。”淼淼抻平儿子的衣角,“到底出什么事了?”

    黎易附在淼淼耳边把事情简单说了一遍,她听完若有所思,手上却没闲着,已帮儿子穿好棉袜。

    “乖儿子,去给你李叔拿罐可乐。”淼淼很自然把儿子派出,转头对丈夫说道:“最近小弟的情绪可能不稳定,你要多注意他的情况,如果有什么异常,就带他看医生。”

    黎易连连点头:“得令。”

    “妈妈,叔叔说他不喝可乐。”小男孩跑进来抱着淼淼的腿,“但是可乐已经打开了,我可以喝吗?”

    看着机智可爱的孩子,夫妻俩噗笑不停。

    “喝吧喝吧,喝完记得漱口。”

    淼淼叮嘱着又对黎易使个眼色。

    黎易点头退出卧房坐到李未济身边。

    投影仪已重新打开。

    朦胧失焦的山谷里,子归不知何时退到李未济身边,桃之和张三李四出现在左侧空地上,顾含章和孚威夫妇则融入右侧黑森林里。

    “嗯?怎么分开了?”

    李未济答:“经过表决,大家都想试试自己的身手,子归也正想看看队友的真实能力,所以团战改成单挑。”

    “对面会答应单挑?”

    “当然会。我们七人,他们六人,打团战他们是劣势。1v1对决,他们能拖时间,只要拖到山谷尾端的四名队友赶来,他们便可以借着人数优势反打。这样的好事,他们怎么可能不同意。”

    “这么说来,无能狂怒要1拖4?”

    李未济点点头,视频继续播放。

    根据商量好的规则,双方轮流挑选对手,做为提议的接受者审讯团有优先权。

    “你。”审讯团那个刺猬头的游侠指着顾含章,“等死吧。”

    对阵名单就在顾含章欣然微笑中逐一确定下来。

    名单一经确定,双方立刻就位,厮杀开始。

    可是,李未济的镜头依然聚最远处的紫色光点,分列两边捉对厮杀的人在他眼中都只是黑色剪影。

    紫色的光点闪烁跃动,他与无能狂怒之间那道笔直纤细的光也跟着翻飞,画面两侧的黑影如同准备跳绳的小孩。

    好在这六组人的形象分明,哪怕是黑影也能清楚分辨出谁是谁。

    远处,无能狂怒身上爆发浓烈的紫光进入隐身状态,她要面对两个游侠,一个魂武,一个死灵,隐身是最有效的保命手段。

    这团紫光像是信号弹,六组单挑的人恰好展开了各自的攻势。

    一下子将12个人的动作收入眼底,饶是热爱战斗的黎易也有些应接不暇。

    他最先看的是顾含章和刺猬头游侠,这两人都是远程攻击,步枪的炸响与无声弓箭形成鲜明对比,两个黑色小人之间总是同时出现羽箭与子弹的残影,残影交织成网,网住两人难舍难分。又一轮对射过后,刺猬头游侠躲在树后不肯露头,他万没想到这个女人如此厉害。不都说女玩家是手残吗,怎么这个女人的眼光如此锐利,开枪如此果断?

    刺猬头游侠久不露面,黎易只觉无趣便把视线转到孚威夫妇身上。

    一身铠甲的孚威亮出武器,右手狼牙棒通体黝黑,左手三角形盾牌布满铁疙瘩,处处给人坚硬的感觉。他妻子却正好相反,轻飘飘的素色长袍,右手握着轻飘飘的孔雀尾羽短杖。再看他们的对手,一个是双眼冒着蓝色火焰的守护,一个是法杖顶端有镰刀黑雾的死灵。只不过,这两组人的战斗方法出奇一致,都是重甲职业顶在前面,轻甲职业在后面施展远程技能。

    四个黑影单调且重复的动作实在乏善可陈,黎易只好转头向左。

    左边的确比右边精彩许多。

    桃之已连三次避开飞来的箭矢,而且借着这三次位移的距离她已悄然接近对手,但她的对手依然执迷不悟还妄想拉弓瞄准一箭爆头。

    这个可怜的游侠,他身上的皮甲反射着柔和阳光,一看就是高品质装备,可惜他战斗经验实在太浅薄,死期已近。

    黎易无奈摇头,眼光略过这个将死人投向张三李四身前的空白。

    空白处隐藏着张三李四的的对手,两个瘦猴般的潜行者。

    两只猴子在空白处时现时现,他们想用灵活的身姿戏耍笨重的战士。

    大剑战士至少有一个位移技能,在位移技能没释放之前,潜行者随时都有被追击斩杀的可能。

    他们要等,他们要利用频繁的隐身现身来迷惑敌人,敌人不耐烦才是他们最佳的出手时机。

    可是张四李三却木住了。

    这两人双手握持大剑剑,右腿跨步向前,好像随时都可以冲击出去,可他们就这样木着。

    好像是掉线的那种,彻底僵硬。

    一开始,他们的眼神还会随着潜行者突然现身而转动。

    两三次之后,任凭两个潜行者如何玩弄消失出现的花招,他们只是呆呆地目视前方。

    时间流逝,两个潜行者似乎有些等不急了,他们闪到张三李四面前高举匕首,眼看匕首要刺入敌人眉心,他们又瞬间撤了回去。

    两个战士,好斗的战士,他们怎么会有比刺杀潜行还好的耐心?

    “嘭!”

    枪声响了,刺猬头游侠栽倒树旁。他隐忍了太久,终于微微探头出树,可是刺猬发型出卖了他。顾含章一直盯着地上的影子,当她看到树影露出尖尖刺刺的分叉便就先一步瞄准到位,刺猬头游侠正好送到她枪口。

    随枪声倒下的还有另一个游侠。鲜亮的皮甲没能阻止桃之匕尖喷射的[龙蜥吐息],锥形火焰烧焦一切,皮革特有的臭味溢满四周。

    也不知道是被枪声影响还是被臭味影响,两名潜行者失了分寸,他们现身的时间略长了一点点。

    真的只是一点点。

    原本他们只会现身0.1秒,现在现身了0.15秒,这几乎算不上差错,何况他们又立刻潜行。

    可是,他们死了。

    0.05秒,张三李四同时闭目挺身,两柄大剑指天上一捅,空白处人影乍现。

    侠客岛的使者收剑转身,两只猴子扑地抽搐。

    黎易没同来打个冷颤,含糊道:“这两人好重的杀气。”

    李未济却没作回应,他的目光已经全然被那跃动的紫色光点吸引。

    那只是一个光点,他却好像能从中看到无能狂怒闪转腾挪的倩影。

    “我这兄弟真的沦陷了。”

    黎易暗自笑话着,可他不知道的是,他的好兄弟在来之前已把那个光点放大了无数倍。

    无能狂怒与四名审讯团周旋的每一个细节都印在李未济脑子里,他看到的不是什么倩影,而是一次次对技能的精准掌握,一次次死里逃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