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电影的世界 》

第25章 好大一颗‘鬼’头

    徐sir一个漂亮的手刀,打晕了揪着爱普莉尔头髮的蒙面人。

    爱普莉尔慌乱的脸色看到徐一凡终于恢复了正常,拍着胸口长舒了一口气后问道:“怎么样?你有什么计划吗?”

    “计划个卵,打110吧!”徐sir根本就没看爱普莉尔,伸脚挑起地上的一支长枪。

    “好东西!”徐一凡看不懂这是什么枪,但是从枪管的口径来看,这货的火力肯定很猛,没收了。

    “计划蛋?一一零?”爱普莉尔不懂,觉得东方人真的很深奥。

    “.…..”徐sir差点没把布鲁斯.韦恩设计的同步翻译器整崩溃,只有直译徐sir的话。

    “报警呀!蠢——!”徐一凡取下蒙面人的面具,又是一个黑鬼,这货脸都已经够黑了,还带块黑面具不是多此一举。

    “纽约的警方贪婪又无能,比一头猪还要蠢,哦不,他们推卸责任倒是一把手,指望他们做出一件好事,还不如指望罪犯自己自首。”爱普莉尔冷冷地哼叫道。

    徐sir顿时神清气爽。

    “继续,你继续说,我可以考虑帮你一下。”徐一凡自恋地自我批评,‘虽然一个港岛警察‘帮助’美国警察执法有些多管闲事加扯蛋,但是谁叫他们比猪还蠢,还让美国的美女人民失望了呢。’

    徐sir突然很乐意操劳一番。

    “.…..”爱普莉尔看徐一凡的表情,就知道这个家伙没想什么好东西。

    “跳过来呀!”徐一凡快速潜进,转身发现爱普莉尔没有跟过来。

    爱普莉尔小嘴微张,目瞪口呆地看着远处的徐一凡,这个家伙速度好快,非但跑起来没有脚步声,他连续跳过中间的三道一米多的围栏,落地都没有脚步声的。

    “我跳不过去呀!”爱普莉尔尴尬地向徐一凡比手画脚加做嘴型。

    “什么你们警察才是猪,都他妈是猪。”徐一凡低声骂道:“跳不过来不会从下方钻过来吗?”

    ……

    地铁里面有不少普通市民,全部被绑了起来,绑匪都戴着一种制式的黑色面罩,手里均握着一支统一的长枪。

    “所有人不许动!”一个染红了几缕长发的亚裔老女人大声地喝叫着,显然这是领头的。

    “大脚帮这些人要干嘛?绑票勒索也不应该在地铁里面呀,警察要是来了,堵了出口他们不是要困死自己,再说绑架坐地铁的能有几个是富人。”爱普莉尔趴在徐一凡背上很怀疑地低声说道。

    “下来,老子不喜欢女上男下的姿势。”徐一凡倚在地铁站里面的一根大柱子后面:“我现在真的相信你们纽约的警方吃屎了,大脚帮就是这种货色?警队搞不定它?还让它作威作福?”

    大脚帮这些人在徐一凡的眼里,实在是有些太菜了。

    “妈蛋,搞得老子都有些搞帮派的冲动。”徐一凡暗道。

    爱普莉尔假装听不懂徐一凡的话,继续趴在徐一凡背上偷拍大脚帮的绑架普通市民,真是太幸运,竟然拍到这么珍贵的新闻视频,爱普莉尔心情大好之下,自动忽略徐一凡应该托在自己大腿处,却变成了托在臀上的手掌。

    “出来,我知道你们在这里,你们如果再不出来,我就要开始处决人质了。”领头的老女人大声地喝叫道。

    “她发现我们了?”爱普莉尔惊讶地低声道。

    “咻——!”徐一凡撇嘴道:“她发现个鬼,这种老套的诈术也敢丢人现眼。”

    “不过她好像不是跟我们说话,目标另有其人。”徐一凡警惕地看着四周,没有什么发现。

    “还是有点远,要是能拍到领头那个女的脸就好了。”爱普莉尔有意无意地低声道。

    “啪——!”

    徐一凡一巴掌抽了上去,这个鬼佬女人想激自己。

    “嘤——!”

    “谁?”最靠近徐一凡与爱普莉尔的面具人大声喝叫道。

    “被发现了。”爱普莉尔揉着臀部瞪着徐一凡气哼道。

    “把拍摄机藏好,送你个惊喜。”

    “.…..”爱普莉尔立刻从善如流地把想藏在衣袖里。

    徐一凡戴上刚刚没收来的面罩。

    爱普莉尔眼睛一亮,这家伙太聪明了。

    “自己人,出来,差点走漏了一个。”徐一凡端着枪顶着爱普莉尔的后背走了出来。

    黑面人看到是自己人鬆了一口气,徐一凡押着爱普莉尔慢慢走过去。

    “表情紧张一点,来点演技啊!”徐一凡忍不住提醒一下满脸镇定的爱普莉尔。

    “哦——!”爱普莉尔一面偷偷拍摄领头的绑匪头目女人,一面很浮夸地做害怕表情。

    徐sir冷汗,算了,这是个靠脸吃饭的女演员,负责颜值好了。

    “嗡——!”

    突然一阵怪叫声响起,整个地下铁空间的灯光熄灭,只有微弱的备用灯光闪烁着。

    “嘭嘭嘭嘭嘭——!”

    “哒哒哒哒——!”

    “蹲下!”徐一凡一把拉住爱普莉尔衣服后领,按在地上,开枪击毙身侧的面具人。

    “轰——!”

    徐一凡双手交叉挡在身前,身体滑行后退。

    吗的,这是什么怪物?

    即使是暗光加背光,徐sir凌厉的眼睛,依然能看到攻击自己的是一个身高两米半以上,头上无毛脑袋硕大的怪物。

    “卡哇邦嘎,再接我一招!”

    攻击徐一凡的是米开朗基罗,此时又是一拳挥向徐一凡。

    徐一凡身体一矮,闪过米开朗基罗比砂锅还要大的拳头,一个手掌刀重重地插在米开朗基罗的小腹上。

    “哐——!”

    徐sir悲剧了,米开朗基罗的龟壳超级硬,差点没嘣断徐sir的手指。

    “咦——!”米开朗基罗没有击中徐一凡,反而被对方打中了一下,龟胸骨隐隐作痛,立刻反身一肘追击徐一凡。

    “嗤——!”徐一凡冷笑一声,长枪虽然不小心被对方突然偷袭打落,但是他腰上还别着一支短枪。

    “砰砰砰砰——!”

    徐sir四枪连发,四颗子弹直袭米开朗基罗的脑袋。

    “啊——!好痛!”米开朗基罗双手捂住脸部惨叫着,一脚踹向徐一凡。

    忍者龟的脸部太大,徐一凡对对方的眼睛位置有些判断失误,不过子弹还是全部击中在米开朗基罗的脸上,忍者龟们的龟壳是非常刚硬,但是鬼头的防御就一般了,四颗弹头卡在米开朗基罗的脸上,疼得米开朗基罗发狂。

    “断子绝孙脚。”徐一凡一个侧身,又躲过了米开朗基罗的攻击,一脚重重地抽在米开朗基罗的胯下。

    “啊!”米开朗基罗取出腰间的双截棍,疯狂地旋转着,不敢再让徐一凡近身的机会,为什么会这样,拉斐尔他们三个已经解决掉了全部的大脚帮匪众,偏就自己这个对手这么厉害。

    一对三叉刺剑突然从背后刺向徐一凡,是拉斐尔,它已经发现米开朗基罗的惨状。

    徐一凡听到身后破风声立即往左闪避,同时还击了拉斐尔一枪,拉斐尔双手挡在脑袋前,挡住了徐一凡的子弹。

    “刀枪不入?”敌暗我明,徐一凡萌生退意。

    突然一道刀光闪过,徐一凡心里一震,世界观瞬间崩塌,封住徐一凡右侧的是莱昂纳多,莱昂纳多的武士刀反光,闪了一下米开朗基罗的脸,被徐一凡快速看到。

    “啊——!”徐一凡惊叫一声,这他妈的就是一颗鬼头,怎么回事?乌龟成精了?

    徐一凡急退,退路被多纳泰罗封死,多纳泰罗手里抓着一根五十棍。

    徐一凡四面被堵,也是非常紧张,四只成精的人形乌龟,还踏玛的会武术。

    不能被它们包围,徐一凡先发制人,一拳重重地击向多纳泰罗,多纳泰罗自傲地伸出一只手掌抵挡,徐一凡把全身的五成力量全部用上。

    “轰——!”

    徐一凡的拳头集中多纳泰罗的龟爪。

    多纳泰罗连龟带壳急退,身体在地上翻滚了七八圈后重重地撞在墙壁上。

    多纳泰罗摇了摇鬼头,感觉一阵眩晕。

    “吸!好大的气力。”

    莱昂纳多、拉斐尔和米开朗基罗都被徐一凡的巨力下了一大跳,恰巧徐一凡脸上的面具震落。

    “他不是大脚帮的人,撤!”莱昂纳多拉起多纳泰罗。

    徐一凡刚才奋力的一拳耗费了近两成的气力,看到这都没能打死那个怪物,还没等莱昂纳多说撤,徐一凡就立即开溜。

    “梭——!”地一下,徐一凡与四个忍者龟好像约好了一般,往不同的方向消失在地铁站里面。

    没多久,地铁站的灯光恢复,爱普莉尔没有看到徐一凡,只看到所有的大脚帮绑匪全部被绑起来了,以为徐一凡救人不留名,开心地继续采访被救出的人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