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剑叩天门 》

第825章 比怪物更可怕的怪物

    这一只只血脚印都不大,看起来很像是五六岁孩童的小脚,而且只会停留十分短暂的时间,便会自动消失。

    不过就在那血脚印快要来到三人跟前时,一道婴孩的啼哭声,忽然在这片废墟中响起。

    在这一片死寂的城池废墟之中,这声音就好似炸雷一般。

    李云生循声看去,只见相隔大概三四百步的一处庭院废墟之上,一个身形狼狈的年轻妇人,背着一个小娃娃,正在奋力地刨挖着什么。

    那妇人在听到身后孩童啼哭之后,显然也是意识到了什么,当下一脸慌乱地将那小娃娃护在了怀里,试图让怀里的孩子,停止哭啼。

    可越是这样,那孩子,便哭得越是厉害。

    而那几道血脚印,在听到这一阵阵啼哭声之后,便像是闻到鱼腥的猫一般,转而开始朝那婴孩啼哭的位置跑去。

    “不好。”

    拓跋罂眉头一皱,没有任何犹豫就要拔步冲了过去。

    “小姐,不行,你不能去,一旦动静闹大了,这东西只会越来越多,我们真的救不了她们。”

    那小丫鬟一把拉住拓跋罂,哭求道。

    “如果站在那里的是小烨,我也能见死不救吗?”

    拓跋罂眼眶通红,一把甩开那小丫鬟,随后身形如风般冲了出去,只眨眼间便追上了那串脚印,随即纤细白皙的手指朝那串脚印的位置一指,一道雷罡自她指尖射出,随着“轰”的一声,几道电光闪过,那串血脚印的位置瞬间多出好几滩血迹。

    “谢谢拓跋小姐,多谢,多谢……”

    那妇人被吓得脸色煞白,不停地弯着腰颤声向拓跋罂感谢。

    拓跋罂对有人认出她倒也不奇怪,作为拓跋家的掌上明珠,这昆仑城内认识她的本就不少。

    “你在这里做什么?告示不是说了,傍晚过后,就不能在城内行走吗?”

    她皱眉看向那妇人道。

    “我,我只是,只是来想来看看,我那孩儿,是不是被压在这底下了。”

    妇人忍不住啜泣道。

    拓跋罂闻言,心头一颤,似乎想起了什么伤心事,眼眶再次一红,随即转过头去道:

    “你快走吧,附近的怪物应该马上都要过来了。”

    “可是你……”

    “让你走就走,莫要再说些没用的话了。”

    拓跋罂眉头一皱,冷声喝道。

    那妇人被拓跋罂陡然提高的声音吓了一跳,不过她还是一脸感激地冲拓跋罂弓腰施了一礼,这才抱着怀里的孩子离开。

    这时李云生跟那小丫鬟也已经走了过来。

    “小姐,我也得赶快走了,这里真的越来越不对劲了,如果是平常时候,肯定会有一堆怪物冒出来,现在这太不正常了。”

    小丫鬟满脸惊恐地道。

    “嗯,我们走吧。”

    拓跋罂扫了眼四周并没有发现血脚印,这才松了口气。

    “啊~!”

    可她这话刚说完,不远处便传来一声惨叫。

    三人遥遥望见,那被这婴孩的妇人,两只脚忽然猛地跪倒,连同皮肉一起生生被扯断,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随后,只一眨眼间就变成了一具血人。

    不过饶是如此,她依旧死死地护着怀里的孩子。

    见此李云生一步踏出,随着“砰”地一道破风声后,整个人直接消失在原地,再一眨眼便已经出现在了那妇人身侧。

    他学着之前拓跋罂攻击那无形怪物的方法,几道剑罡从他身上掠出直接刺向那几道血脚印,果不其然,剑罡所过之处,那血脚印瞬间变成了一滩滩的血迹。

    “救,救救我的孩子。”

    而那妇人像是回光返照一般,猛地将怀中的孩子托起,交给李云生。

    李云生接过那小孩,正想着看看能不能帮着妇人一把时,那妇人旁边忽然又出现一串血脚印。

    “你走!不用管我!”

    那妇人直接整个身子扑向那血脚印,她的身子扑到在那血脚印位置的瞬间,直接变成了一滩血肉,再一眨眼连这滩血肉也消失了。

    李云生再一抬头,只看见距离自己百余步的废墟上,密密麻麻地全是血脚印。

    他只是淡淡地看了眼,随后便转身回到拓跋罂所在的位置。

    “我就说肯定不对劲……”

    此时小丫鬟已经瘫倒在地一脸的绝望。

    拓跋罂此时的脸色也非常难看,她跳上了废墟中的一堵断臂,朝四周张望了一圈,最后同样无比绝望地发现,这片城池的废墟中,以她们为中心方圆十几里的区域,都密密麻麻布满了血脚印。

    简单来说,就是她们被包围了。

    “走不了了。”

    从断墙上跳下来的拓跋罂,也是面无血色。

    “都怪我太冲动了,要是直接就那么走了,或许还不会招致如此境地,现在人没救下,还招来了这么多怪物。”

    她面色颓然满是愧疚地低声道。

    “把它们招来的应该不是你。”

    一直没说话的李云生这时却摇了摇头。

    说着他将手里还在哇哇哭泣的小娃娃递到拓跋罂手上。

    “不不,不是我?”

    拓跋罂一脸困惑地看向李云生。

    “嗯,不是你。”

    李云生点头,然后抬眼扫了眼四周道:

    “应该是我。”

    虽然很微弱,但是李云生强大的神魂,还是感受到了从四面八方传递过来的恶意。

    而这一道道恶意皆是直指他而来。

    身体能够隐藏,但只要是活物,只要心中存有念头,它就没办法隐藏自己的神魂。

    “你?可是……”

    “我暂时也不明白,是什么地方招惹了它们。”

    拓跋罂依旧非常困惑,不过李云生打断了他的问话,而后转而向其询问道:

    “想完完整整了解这里发生了什么暂时是来不及了,还请拓跋小姐先跟我简单说说眼前这些怪物吧。”

    拓跋罂也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抱着手中的婴孩与李云生并肩站着道:

    “这些看不见形状只能看见脚印的怪物,喜欢吃人肉喝人血,主要是靠声音来分辨方位,如果被它们发现了,你就算是不在地面行走也没用,它们不但能在地上行走,还能在空中行走。”

    说到这里,拓跋罂指了指头顶。

    李云生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发现空中果然也出现了血脚印。

    随后拓跋罂接着道:

    “只是单个的话很轻易就能将其斩杀,但数量一多就非常棘手,因为你就算是随意地被它咬上一口,血肉也会飞快地化成血水。而且它们的牙齿不但能够咬断镔铁,还能咬穿修者的护体罡气,就连阵法结界它们也能咬穿……”

    说到这里时她忽然停了下来,因为她发现,这密密麻麻的血脚印,已经距离它们只有几十步远。

    此时三人,已经完全被血脚印包围。

    “按照你的说法,只要在它们靠近之前将其全部斩杀,不就好了?”

    李云生将手搭在腰间的青龙上。

    “不可能,绝不可能,你一口气杀十个百个还行,这里至少有十几万个,这些怪物,也不是那地上的蚂蚁任你踩,若是寻常手段想要将其斩杀很难……”

    拓跋罂苦笑着摇头,只是她话还没说完,一道带着肃杀之气的剑压嗡地一声自她头顶落下,震得她心神俱颤,呆愣在当场。

    这剑压出现的瞬间,那原本不停朝着她们包围过来血脚印,也跟着齐齐定在原地。

    随即拓跋罂便听到身侧的李云生淡淡道:

    “你跟你那侍女莫要离我太远,离得太远,我也无法保证会不会误伤到你们。”

    话音落下,剑吟声起。

    李云生骤然拔剑,一道冰冷的剑意,如冬日凛风般从拓跋罂头顶掠过,只一瞬间便覆盖住了大半座昆仑城。

    若从空中向下看去,便会发现,整个昆仑城,被一道风岚所化的圆圈圈住,那无数只血脚印也尽数被圈在其中。

    这正是李云生剑域所化的剑圆。

    “轰!”

    随着李云生将手中青龙向下一压。

    被剑圆所覆盖的区域,骤然一沉,无数看不见的细密剑罡,将剑圆内所触碰到的一切事物斩成了飞灰。

    原本密密麻麻布满了血脚印的灰褐色地面,瞬间被大片的血迹染成了鲜红色,就连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这大片大片的血红,拓跋罂只觉得心头狂跳。

    直到此时,她才意识到,自己身边站着的,是可能比这些怪物还要可怕的怪物。

    “走吧,拓跋小姐,带我去你们的地方,我还有很多问题要请教。”

    李云生还剑入鞘,淡淡看了眼身旁的拓跋罂。

    “好,好!”

    拓跋罂先是一愣,继而猛地点了点头,原本没有丝毫生气的眼瞳,突然之间焕重新焕发了光彩。

    “萧澈说的没错,这个人,真的能救我们!”

    她在心中一场激动地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