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哈利波特之我是传奇 》

12,征婚

    夜枭终归是离开了西尔比,虽然他很喜欢这只能跟他说话的鸟,但他也没什么办法,毕竟人家已经有主人了。

    对于夜枭的临走前的警告,西尔比也没有多少办法,他现在毫无反抗斯莱特林的资本。就算知道他很危险也没啥办法。不过西尔比对自己的天赋相当自信,他认为只要假以时日,斯莱特林绝不会在魔法一途上超越他。

    他把那根羽毛珍惜的揣在了胸口,毕竟,这是他第一个朋友送给他的第一件礼物。

    而后,他便带着斯莱特林给他的金币,在潘多拉城里逛了起来,对于他来说,这是一种神奇而又崭新的体验,十六年来,他一直被父亲拉米罗一世关在一个小小的庄园中,不准外出,见到的人也只有打扮的一模一样的侍女和护卫,而且那些侍女和护卫甚至还戴着面具,整天盯着他。

    但现在,在潘多拉。

    各式各样的男男女女从西尔比身边擦肩而过,他们有人头顶着巨大的箩筐,箩筐里装满了从海里捞起来的鱼。猎人在地上陈列着各种从山间捕获的猎物,木头店面里的香料五颜六色,街边的妓女叉着腰,剥着橘子,肆无忌惮的展露着自己的身体。

    甚至还有一些巫师打扮的家伙,推着小推车,贩卖着各种稀奇古怪的小玩意,有悬空转动的眼球,有会说话的鹦鹉,装在瓶子里的闪电。

    集市上的香料味,鱼腥味,染料味,以及商人的叫卖吆喝,孩童玩耍的笑闹喧哗,还有船帆鼓风的声音,水手粗豪的笑声。

    更重要的是,他们都没有遮脸。更不在乎西尔比的存在。

    这种和人群融为一体的体验让西尔比兴奋的几乎浑身颤栗,即便是看到一盒胡椒籽,他都会兴奋的将它捧起,放下阳光下端详。

    每一种商品的价格他都会详细去问,每一种奇特的魔法道具他都会去摸,去看。

    不过任凭商家如何吹嘘,西尔比都没有掏出一分钱来买。他并非不想买,事实上,他倒很想来每样都买一点试试看。

    了他没有钱,虽然斯莱特林给了他钱,但那毕竟不是他自己的,还是乱花,只怕那个可怕的巫师会挑他的毛病。

    集市虽好,可他也不敢逛太久,毕竟他还有工作在身。

    逛完集市之后,他开始寻找斯莱特林口中的贝壳与海螺酒馆。

    在港口当中最不缺的自然是酒吧了,这些酒吧无一例外都破破烂烂,顶端蹲着雕刻出来的海洋之神之神尼普顿雕像,就连那些千奇百怪的招牌上也充满了雨蚀风吹的裂痕,不时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

    很快,他就找到了贝壳与海螺酒馆,这处酒馆里面有些昏暗,顶棚也颇为低矮,支撑的柱子似乎连树皮都没有剥掉,从房顶上面悬挂下来了一些绳索,上面系着的东西千奇百怪,有酒瓶,罐子,木头,未雕刻好的雕像,石头等等。

    看起来不像是高级的地方,但却很像是巫师住的地方。

    在其中订好一间客房后,他又去集市上购买了一些蔬菜和食物,准备在这里长时间的居住下去。

    可做完这一切之后,斯莱特林依旧没有回来。这可是相当罕见的情况,在蛇腹之中的时候,斯莱特林是个相当专注且懒散的人,正如蛇一样,他不喜欢运动,有时候一天都会呆在方圆不足十平米的地方不挪窝。

    西尔比左等右等,直到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也没有等到萨拉查.斯莱特林的归来。

    他莫不是死了吧!

    这个念头刚从西尔比脑海出现,他就立刻兴奋起来,那家伙若是死了,那么自己便可以毫无挂碍的恢复自由之身。

    不过兴奋了不到两秒,他就冷静下来。觉得自己这个想法有些荒唐,那家伙的危险程度远超自己见过的任何人,只怕这座城市里的人死光了,他估计都不会死。

    左想想右想想,他终于坐不住了,决定出去找他。

    若是他真的出了什么事,那么自己就不用呆在酒馆里浪费时间,如果他没出事,这也显得自己对他这个主人的重视。

    夜晚的潘多拉是女人的天下,白日里蛰伏的妓女此刻三三两两的站在街边,她们扭动着腰肢,穿着薄纱裙子,裙下修长的双腿闪动着隐秘的光泽,她们像一朵朵曼陀罗,盛开在神秘的月光下,又像歌唱的塞壬般勾引着路过的水手。

    西尔比英俊且娇嫩的面容吸引了众多女人的目光,立刻就大群大群热情的女人前来搭讪他,有的甚至露骨的将手掌覆在他的腰部。

    一开始西尔比还能保持镇定,但最后不堪其扰的他从店铺里买了一块异邦萨满的水牛面具戴在了脸上,为此他花了一块不属于自己的银币,肉疼不已。

    好在骚扰他的女人纷纷散去,给他留出了空间去寻找斯莱特林。

    然而他找了半天,始终没有看见人群中找到萨拉查.斯莱特林,甚至都没有看见穿绿色衣服的家伙。而这时,一天没有进食的他肚子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

    远处有一个阿拉伯人在卖烤章鱼,散发出浓烈的胡椒味。

    西尔比花了几个铜币买了一条烤章鱼,心不在焉的吃了起来,如果一直找不到斯莱特林,他明天还是不回来的话,那么自己可能要想办法从其他地方获取魔法知识了。

    忽然,旁边有两人隐秘的交流隐隐约约传入了西尔比的耳中。

    “你听说了么?今天格兰芬多也过来了。”

    “格兰芬多,哪个格兰芬多?”

    “还能是哪个格兰芬多,自然是戈德里克.格兰芬多啊。”

    “嚯,”

    一人发出惊叹:“这下有好戏看了,那家伙可是个不甘寂寞的男人。”

    “不过他来了,说明那些顶级的巫师都来了,只怕我们是没什么希望了。

    “没希望也说不准,我们可以找一些同盟,这么想的肯定不止我们两个。”

    “谁会是格兰芬多的对手,你见过有人抢走妖精的财宝后还能大摇大摆的招摇过市么,那家伙就做到了。”

    胖巫师悲戚戚的说道:“和那种人争,我们肯定是没戏。”

    “那么悲观做什么,你知道么,我今天,看到斯莱特林了。”

    在路边吃烤章鱼的西尔比耳朵立刻竖了起来。他听到了萨拉查.斯莱特林的名字,于是扭过头去。

    聊天的是两个坐在阴影中饮酒的男人,一个大腹便便,而另一则身材瘦削。

    只听瘦男人报出斯莱特林的名字后,胖子的声音立刻下降了三度,好像那名字自带降声功能一般:“什么!?斯莱特林?他来了?”

    西尔比不得不往他们的方向挪了几步,才勉强听清楚他们的对话。

    胖子:“你真的看见斯莱特林了?萨拉查.斯莱特林。”

    “千真万确,绿袍子,绿眼睛,矮个子,如假包换。”瘦子说道:“我早上看见他从圣女街那边进来的。”

    “嘶!”

    胖子巫师倒吸一口凉气。

    不过很快他就露出一抹阴险的笑容。

    “这下好了,本来我还有点慌,我们只要坐山观虎斗,等他们之间打个两败俱伤,我们再坐收渔利。”

    声音越来越低,西尔比不得不悄无声音的越挪越近,才能勉强听清他们的对话。

    “你怕是想的太美。”瘦巫师理智的说道:“斯莱特林三年前在一场决斗中输给了格兰芬多,你不是不知道,那一次,格兰芬多刚刚拿到妖精的宝剑,连续斩杀了好几个黑巫师,虽然过去了这么久,斯莱特林现在只怕也不是他的对手。”

    “那该怎么办?”胖子悲伤的仰头咕嘟喝下一杯酒:“如果斯莱特林不能敌,还有谁能挫败格兰芬多?”

    “不清楚...”瘦子沉思片刻担忧说道:“只怕我们得站队了,跟着格兰芬多,我们一点机会都没有,跟着斯莱特林,我们倒可能还有一点机会。”

    “别吧...”胖子有些犹豫,“会坏名声的,斯莱特林可是臭名昭著的黑巫师啊!”

    “废话,黑巫师又怎样,你究竟想不想和潘多拉女王结婚.....”

    谈话戛然而止,因为那二人发现一只耳朵离他们只有一公分的距离,

    耳朵的主人是一个灰发少年,他手里拿着一串烤章鱼。具体样貌看不清楚,但他戴着黑人萨满的水牛面具,看起来煞是怪异。

    “你是谁!?”

    瘦巫师当即跳起来,他怎么也想不到,居然有人悄无声息的靠他们这么近还没有被发现,这简直难以置信。

    被发现偷听的西尔比有些尴尬的挠挠头,他取下了水牛面具,灿烂一笑道:“你们在说什么呀,谁和谁结婚?”

    那笑容就像夜晚的星光一样,让人精神放松,两个巫师当即也露出了笑容。

    可是转眼瘦巫师就一个机灵反应过来,他的抓着胖巫师的胳膊,从酒桌上站了起来,警惕的看着西尔比:“走走走。”

    胖巫师也醒转过来,他怒气冲冲的瞪了一眼西尔比,跟在自己同伴身后。

    西尔比见自己从斯莱特林那里学来的精神影响术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不由相当懊恼,他在书里明明写着这种魔法只要使用得当就可以让四方臣服,纳头便拜的说,结果这两人一秒眼就清醒了。

    眼见两个巫师越走越远,西尔比脑子动的飞快,自己刚来潘多拉,两眼一抹黑,夜枭走了,斯莱特林也不见踪影,想要在这里站稳脚跟,他必须要掌握足够多的信息。

    “等一下!”他叫住了两人。

    一胖一瘦两个巫师转过头来,面色不善的看着他,瘦巫师把手伸到腰间,摸着一根粗大的魔杖柄:“你想说什么,窃听者,我给你十呼吸的时间。”

    “你想不想认识萨拉查.斯莱特林?”

    西尔比当机立断的抛出了自己的重磅消息,直接炸的那两个巫师站直了身体。

    瘦巫师的警惕表情渐渐变得惊愕,他瞪大眼睛:“你说什么?”

    西尔比笃定的说:“我有办法让你认识萨拉查.斯莱特林。”

    “开什么玩笑,”瘦巫师立刻把头甩的和拨浪鼓一样:“萨拉查.斯莱特林天性孤僻傲慢,怎么会是你这种乳臭未干的小白脸可以认识的。”

    “这个嘛,”西尔比笑嘻嘻的说道:“我是他的管家。”

    “管家?证据呢?”

    瘦子巫师还是心存疑惑。

    “没有。”

    西尔比叹了口气:“如果你想认识斯莱特林,可以坐下来聊聊,如果不想认识,大可直接就走啊。”

    说完,他静静的等待着。

    沉默了大概三秒后。

    瘦巫师阴沉沉的看着他:“小朋友,我劝你不要骗我,若是让我发现你在说大话,可不要怪我们嗜血双子心狠手辣了。”

    “原来是嗜血双子!”

    西尔比露出恍然大悟且崇敬的神色:“难怪我觉得有点熟悉,哎呀哎呀我老早就听说过你的大名。”

    他毫不脸红的大放厥词:“你们比传闻中的模样,可是要伟岸多了呀。”

    一通马屁拍上去,瘦巫师有些绷不住了,胖巫师早就乐的牙齿都咧到耳根了。

    “别讲那些没用的。”瘦巫师脸色虽然缓和,但依旧理智:“我们的确有认识萨拉查.斯莱特林的想法,你准备什么时候带我们过去?”

    “别急...我还没吃晚餐呐。”

    西尔比坐在了露天餐桌上,他相当阔绰的把斯莱特林给的金币扔了一个出去。娴熟的对酒馆老板打起了招呼,“两瓶十年份的安达卢西亚雪利酒。”

    拿到金币的女老板笑嘻嘻的收起他的金币,热情的为他端来了两瓶陈年佳酿,还有一些下酒冷盘。

    看着那瓶陈年佳酿,胖子巫师立刻舔了舔嘴唇,有些意动。

    “坐呀。”

    西尔比热情的打开雪利酒,给两个巫师分别倒了一杯:“引荐也是需要代价的,我想听你们把话说完。”

    这不,在美酒的勾引下,胖子巫师把先前的那点不快抛在了脑后,快乐的坐了下来。瘦子虽然有些不情愿,但也勉勉强强的坐了下来。

    胖子仰头将杯子美酒咕嘟一口喝下,咂巴咂巴嘴:“你想听什么,年轻人。”

    西尔比立刻热情的又为他倒了一杯:“谁和谁结婚,这座城市即将要发生什么大事!”

    “你的主人没有告诉你么?”

    瘦巫师狐疑的问。

    “他痴迷魔法,经常忘记世俗的事情。”

    西尔比淡淡说道:“你知道,像他那种强大的巫师,总是会把大把大把的时间花费在学习魔法上。”

    “哎,那是自然啦,巫师嘛。”

    胖子大咧咧的又喝了一口,侃侃而谈起来:“两年前,伊比利亚半岛最有名的咒术师安东尼奥五世突然死亡,死后把王位留给了自己的妻子,也就是现在的潘多拉女王,贝娅特丽克丝一世,可惜两人生前并未诞下子嗣。

    安东尼奥去世一年后,年轻的贝娅特丽克丝一世发出邀请函,邀请神圣罗马帝国境内最有声望和能力的巫师来到潘多拉,参加一场争霸赛,最终胜者,可以成为潘多拉女王的丈夫,也可以....”

    说着,胖子巫师咕嘟嘟一口气把一瓶酒喝了个干净,脸红脖子粗的将酒瓶往桌上一顿,喷着酒气说道:“拥有这座城市。”